4yt5w火熱都市言情 爲民不悔笔趣-第175章 普遍問題熱推-ki16u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重新回到怡然居坐下,夏云杰就忍不住向白亚楠发问了。
“白老师,看你的样子,是有什么心事吗?”
白亚楠闻言,目光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另一边的杨晴梅。
接触到她的目光,杨晴梅就唔了一声道:“啊,云杰、白老师,你们先聊,我去和宋经理说几句话。”
宋经理,自然是“怡然居”厚桥镇分店的店长宋甜甜了。
自从厚桥镇的分店开了之后,夏云杰、杨晴梅已经来过三四次了。
镇党委、镇Z府部门接待,他们都放在这里。
一来二去,二人自然和这位宋经理混熟了。
宋甜甜是知道夏云杰、杨晴梅和自家大老板认识的。
至于说他们几个的交情到了什么程度,她就不太清楚了。
不要说她了,就是苍南县分店的店长,一直跟着梅兰的吴晓萍,也只知道一星半点。
但不管这两位和自家大老板是什么关系吧,人家是怡然居的优质顾客,这一点是没跑的。
别的不说,光是这两位一个镇党委副书记,一个副镇长的身份,就足以让很多人震撼了。
宋甜甜虽然不是厚桥镇人,但是对镇领导的分量,她也是有数的。
和夏云杰、杨晴梅交流的时候,她自然知道应该是用什么样的姿态。
宋甜甜本身就能说会道,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她这放低姿态去讨好,杨晴梅自然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会儿去和宋老板说说话,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杨晴梅说走就走,很快就出来包厢。
看着她的背影,白亚楠就有些不知所措。
她其实对杨晴梅并没有什么恶感,也没有什么事儿想瞒着对方。
只是刚刚夏云杰问自己问题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杨晴梅。
此时见这位杨镇长避嫌一般出去了,白亚楠反倒有些不自在。
夏云杰将白亚楠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笑着宽慰道:“放心吧,白老师,晴梅镇长没有误会什么,她是真的有事情要和宋店长商量。”
白亚楠愣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迷茫。
夏云杰微微一哂,解释道:“你也知道,这张郭村的锂矿开发近在眼前,地区、县里的相关部门,很快要下来指导施工。”
“咱们镇Z府食堂那巴掌大的地方,你也不是不知道。招待这么多领导们,那肯定坐不下。”
“所以杨镇长要和宋老板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和怡然居这边达成一个长期合作的方案……”
听完了夏云杰的这番解释,白亚楠顿时明悟过来,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不过,想到自己今天遭遇的事情,白亚楠的脸色又有些苍白。
这一次夏云杰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安静地等着对方自己分说。
沉默了一会儿,白亚楠终于将自己今天遭遇的事情讲述出来。
“云~云杰,我今天就是去张郭村家访来着……”
夏云杰唔了一声,轻轻点头,却没有多插嘴。
白亚楠喟叹一声,接着说道:“你知道我今天去张郭村家访的对象是谁吗?是一个初三的女孩子。”
听着白亚楠的陈述,夏云杰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白老师的尽职尽责,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厚桥镇初中一共四个班,每个班的学生,她都家访过。
今天去张郭村家访,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儿。
然而白亚楠接下来的一番话,让夏云杰的脸色顿时严峻起来。
只听白亚楠嗓音低沉地说道:“今天我家访的女孩子,名字叫魏晓霞。”
“她的成绩,在我们学校一直名列前茅。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几乎是没有悬念的事儿。”
“然而今天我去家访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白亚楠喃喃道,“魏晓霞的父母说,不打算让她继续读书了。”
抬头看向夏云杰,白亚楠双眼迷离的说道:“晓霞的父母说,已经给她订下了一门亲事,只能秋天过后就把她嫁出去……”
听到这里,夏云杰心中已经是一团火起。
这个年代因为信息比较封闭,农村里早婚早育的事情并不少见。
但是一个初中生嫁人,这也太夸张了吧?
白亚楠并没有注意到夏云杰脸色的变化。
她抬眼看了看窗外,继续低声说道:“我劝了晓霞她爸爸妈妈一上午,却始终没能让他们改变主意。”
“临走的时候,晓霞一直送我到了村头。看着她眼神中的不舍,我~我的心好痛!”
转头看向夏云杰,白亚楠已经是双眼模糊。
她哽咽着说道,“云杰你知道吗,晓霞她才16岁,16岁啊!”
夏云杰没想到白亚楠会哭出声来,他刚想劝慰些什么,门就被人推开了。
北洋天下 准噶尔刀王
“16岁就被逼着结婚?还有王法没有!”
毫无疑问,冲进门来的除了杨晴梅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杨晴梅怒气冲冲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伸手递过去一只手绢给白亚楠。
白亚楠此时还有些懵圈,下意识地接过手绢之后,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被她盯着看了一会儿,杨晴梅就会错了意。
她慢慢缩回手,讪讪说道:“白老师,我不是故意偷听你和云杰书记说话的。只是刚刚和宋老板聊完,正好回来……”
看着这位杨镇长自责的样子,白亚楠就凄婉一笑。
“杨镇长别误会,我的这些事儿又不是什么秘密,本来就没打算瞒着你。”
听她这么说,杨晴梅顿时松了口气。
或许是因为杨晴梅刚刚表现出的愤怒,让白亚楠感受到了这位年轻女镇长的真诚。
接下来二人的交流,也变得顺畅了许多。
回到事情本身,杨晴梅就忍不住发问道:“白老师,你说的这个魏晓霞,她的年龄肯定没有错,是16岁吧?”
白亚楠嗯了一声,点头道:“千真万确!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
杨晴梅微微颔首,转头看向夏云杰:“云杰书记,这事儿咱们镇党委,应该能管得着吧?”
“胁迫未成年人婚嫁,都够得上坐牢了吧?”
听了她愤愤不已的言语,夏云杰就露出了一丝苦笑。
“如果查实了的话,当然是可以的。”
夏云杰作难地说道,“问题是这种事情,魏晓霞的父母肯定是偷摸着办。只要两个孩子不领证,我们就很难去插手……”
听着夏云杰的这番解释,杨晴梅微微一愕,旋即明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