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y5r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txt-第四百七十八章 小師弟-4pzmn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沈曲明等沈家人惊怒交加,全无此前算计陆平得逞时的得意,面对那劈面斩落的凛冽刀锋,更是来不及多想。
但此人算计的如此之深,也是果决之辈,当下心中一狠,厉声怒喝,拔剑而起。
“杀了他!”
另外两人见状,早已准备出手,此时不约而同,围杀向陆平。
于他们而言,既然结下仇怨,自然是要分个生死。
更遑论,陆家一向行事霸道,陆家人的脾气更是又臭又硬,在陆平得知真相之时,已然没有了转圜余地。
而陆平此时身受重创,此时不杀,难道要等他伤势复原不成?
不提沈曲明打落牙齿往肚里咽,此时那些上界先天,大半正各施手段,围杀陆川的同时,另有一部分人,正安排各家子弟,有条不紊的进入两界通道。
天才公主VS天才王子 冷婼嫣凌嫣
这些人,正是第一批到此的上界各家子弟,但见他们神色颇为冷静,甚至时不时指指点点,对陷落阵中的陆川品头论足一番。
此前在日月峡,这些人被陆川杀了一批,近乎丧胆,其余人几乎都隐于暗中,除了寥寥数人外,便再无人冒头。
如今,在自家先天高手带领下,布置了这么一个大局,已然有了得意忘形之象,浑然没有再将陆川放在眼里。
重生大農民 執筆流香
想想也是,这些人在上界各家之中,虽然算不得顶尖,却也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说是精锐子弟也不为过。
何曾会想到,不过是来游历一番,却遭到了当头棒喝。
对于这些人而言,没有什么能比,看到曾经带给自己耻辱的人,带着绝望惨死于面前,更快意的了!
“周兄,现在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
韩曲峰轻摇折扇,配着俊伟的面庞,说不出的风流倜傥,潇洒自若。
周丰遥望那道被各色流光淹没的瘦削身影,往日里从未消失过笑容的脸色,说不出的晦暗,可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昭示着他的心绪,是何等的不平静。
“哈!”
韩曲峰摇摇头,哂笑道,“周兄,你们从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等你去了上界,便会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是何等的可笑。”
“韩兄如此真知灼见,我倒是想要请教一番!”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
周丰布满血丝的双眼,突然一眯,盯着韩曲峰一字一顿道,“你可知,韩擒虎和韩虞凤,为何不愿去上界?”
“嘁!”
韩曲峰面色微沉,目中冷意一闪而逝,不屑道,“两个蠢货而已,自绝于我韩家之外,岂不知,就凭他们的性格,也不配得传我韩家兵伐之术!”
首席強制愛:獨寵迷糊小嬌妻
“呵!”
周丰涩然一笑,淡漠转身,走向光幕道,“那就请韩兄拭目以待吧!”
“周兄这是不想再看这场好戏了?”
韩曲峰玩味道。
“有什么好看的呢?”
周丰脚下微顿,头也不回道,“一群死人而已!”
“你什么意思?”
韩曲峰面色转冷,探手一抓,却是抓了个空,不由凝神看去,却见周丰已是半个身子没入光幕之中。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一直瞧不上的这个下界周家之人,武道修为竟然不弱自己分毫。
“你们不该招惹他!”
话音未落,周丰已是进入光幕之中,身影在七彩虹桥上一闪,眨眼消失无踪。
“哼!”
韩曲峰冷冷一晒,转头看了眼,那快看不到的瘦削身影,目中不屑之色一闪而逝,嘴上却道,“准备好,下一波,我们韩家人先走!”
“是!”
众人齐声应诺。
虽然有些好奇,自家这位一向智珠在握的天才,为何今天会失态,但他们已经习惯了服从命令,自然不会多问。
没人知道,韩曲峰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安,竟是想要直接离开。
他修习韩家兵伐之术,已经有所小成,不亚于人仙天人感应的直觉,已然察觉到了异常之处。
虽不知危险来自于何处,却也不会自大到无视危险,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
这些年来,靠着这股直觉,数次躲过生死危机。
韩曲峰面色沉凝,盯着渐渐恢复的彩虹桥,心中危机之感好似缓解了一分。
两界通道可不是简单的搭一座桥,每一次通过的人数都有定数,每一次过去之后,必然需要再牵引一部分。
否则的话,极可能引得通道紊乱,轻则迷失其中,生生困死,重则当场被两界伟力绞杀,尸骨无存。
好在,此时陆川正大杀特杀,无数武者和异兽珍禽的血肉精华,被大阵牵引,无时无刻不停注入两界通道之中,很快便可再次使用。
嗡!
未等多久,岩壁上的光幕,蓦然一闪,刹那平复之后,露出了其内稳定的彩虹光束。
癡情小保姆 蜀山湛然
“走……”
韩曲峰大手一挥,率先走向光幕。
咔嚓!
可就在此时,镶嵌在岩壁上的一块阵盘,蓦然碎裂开来,使得光幕骤然出现了一层涟漪,仿佛平静的水面投下一颗石子。
但就是这微弱的波动,却使得其内的彩虹桥,剧烈震颤起来。
不仅如此,众人脚下的地面,也在此时嗡嗡震动,几乎在一瞬间,便有如地龙翻滚一般震动不休。
“有人破坏大阵!”
韩曲峰何等聪明才智,瞬间便明白问题结症。
虽然只是数丈之遥,以他的身法,一个跨步,便可进入其中,可他愣是一步也不敢迈出。
此时的两界通道,看似平稳,天知道里面乱成了什么样子。
没有确凿把握,即便是有家族重宝护持,他也不敢进入其中,行差踏错一步,可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啊!
“谁?”
韩曲峰豁然转身,凌厉眸光四下扫过,可除了维持阵法之人外,并无其他人在场。
这些人也无不是面色惨然,谁也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直到,一道倩影缓步走出,站在了光幕前。
“慕容薇!”
总裁大人欺人太甚 迷途千年
韩曲峰面色冷凝,死死盯着这个女子。
虽然有过几面之缘,知道对方是一个阵法奇才,甚至动了心思,等到去了上界,便将之收入房中。
既能作为玩物,以解自身需求,还能作为自己麾下的有用之才,再不济献给家族,也是一桩功劳,可谓是一举三得。
却不曾想,此女竟然会在此时反叛,这让已经将其视作禁脔,一向自视甚高的韩曲峰,几乎在顷刻间暴怒。
“师妹!”
周秉面色铁青,目露难以置信之色,全然没有想到,一向柔柔弱弱的小师妹,竟会做出这等大事。
此时此刻,其余人也是惊怒交加,深知若阵法出了问题,那他们就别想回到上界。
什么丰功伟业,什么纵横天下,什么长生不死,都将是虚幻泡影!
“慕容薇,本少自问待你不薄,为何要背叛本少,背叛我韩家?”
韩曲峰厉声道。
“韩少当真是贵人多忘事!”
慕容薇轻捋额前秀发,苍白的俏脸上,涌现一抹令所有人心惊胆战的笑容,淡淡道,“你们费尽心机想要坑杀的那个人,是奴家的小师弟啊!”
不灭妖皇
周秉脑门嗡的一声,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唇齿间满是浓郁的化不开的苦涩。
蜜寵甜婚:軍少,妳好棒
他终究是变了,也忘了。
曾几何时,这位柔柔弱弱的小师妹,就曾暗中相助陆川脱困,哪怕是自己被困上京城多年,看似做了笼中鸟,实则没有半点改变。
頑妻闖仙心 七小生
“贱婢找死!”
韩曲峰怒不可遏,抖手一剑挥洒,凌厉锋芒吞吐而出,直取慕容薇胸口要害。
但慕容薇没有躲避,仅仅脚下向后一错,半个身子就已没入光幕之中,仿佛没有看到那足以取她性命的剑芒,而是凝望着那道浴血冲杀的瘦削身影。
“小师弟……”
唇角翕动间,似乎说了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有说,倩影便既没入微颤的七彩虹光之中,眨眼消失不见。
说来话长,实在不过眨眼时间,当众人察觉时,慕容薇已是消失。
“不可!”
几乎在同时,几声厉喝响起,却不曾想,还是晚了一步。
嗤!
瘆人锐鸣乍现,却见韩曲峰一剑刺入光幕,凌厉锋芒好似刺穿了一个气囊,光幕上涟漪激荡,哗啦啦作响。
“嘶……”
韩曲峰瞳孔一缩,倒抽一口凉气,如避蛇蝎般松开了宝剑,连连倒退数步。
咔咔咔!
却见那在玄兵中也属精品的宝剑,竟是寸寸断折,然后蓦然如粉尘般挥洒开来。
原来,这两界通道决不能动武,否则的话,必将破坏其中的平衡。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哪怕是成功通过,也必将与既定的位置相差甚远,但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的可能,不足万一。
“便宜这贱婢了!”
韩曲峰目露森然,冷冷扫过其余噤若寒蝉的阵法师,凝声道,“速速稳固通道,再有差池,不用想着可以去上界,本少便先斩了你们!”
“韩少放心,绝不会有任何差池!”
校草杠上俏丫头
众人忙不迭应道。
“韩少好大的威风,我姜家可不是韩家的奴仆!”
但还有几人,冷着一张脸,阴阳怪气道。
“姜兄说笑了,在下不过是一时气急,失了方寸而已!”
韩曲峰深吸口气,强抑怒气道。
他可以对此间的阵法师颐指气使,喊打喊杀,但绝不能对姜家人如此。
韩家虽强,却也没有到,可以肆意驱使同为琅琊十三家中,任意一家的地步。
若放在往常,韩曲峰还不至于如此,但周丰的话,慕容薇的出手,都出乎了他的预料,让他如陆平一样,心境出现了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