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m89言情小說 無限血核-第99節:我當時用情太深!鑒賞-j6j0e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海面上,正义海贼团的十艘战船以及一艘补给船,正在和一小队的海巨人遥遥对峙。
少年登上船舷远眺,第一眼就让他微皱眉头。
海巨人体格庞大,身体素质远超人族,往往以为青铜级别的海巨人就能轻易倾覆一艘海扇航船。
之前,正义海贼团也剿灭过海巨人。
之前的海巨人只有一位,已经让正义海贼团全团感到难度。现在海巨人不仅一共七位,而且实力十分高强,六位白银级,一位黄金!
真要干起来,正义海贼团的这些战船只能远战,一旦被海巨人靠近,船体会被轻易撕毁。也就正义号等个别船只,有金属涂层,可以抵挡一小会儿。
重生宦海商途 瑟瑟的飛馬
更让少年感到有些压力的是,这些海巨人明显装备优良。
他之前斩杀的那位海巨人,几乎浑身赤·裸,上半身披着一层渔网,渔网上捆绑着贝壳,充当甲胄。制作工艺相当简陋。他的腰间着围着一张泛黄的帆布。就连武器,都只是捡拾起来的一个船锚。
但这群海巨人明显不同,首先他们都披着一张巨大的冻陆鲸鲸皮,这层鲸皮本身就是上等的防具材料。在他们身上的这层鲸皮,很明显是经过魔法手段处理过的,不仅套在头上,还顺势披到双肩,然后覆盖了后背的上半部分。
为首的黄金级海巨人戴着一副巨大的金属拳套,大概是副头领的白银级女性海巨人,在巨大的胸部上方躺着一个船舵般大小的星型吊坠。
那是魔法吊坠,散发着白银级别的气息。很明显,是施法道具。
其余的白银级海巨人也都是各持武器,有的是刀,有的是鱼叉,就算是个别船锚,也都是黑铁级别的武器。
“对方是什么人?来自哪里?”龙人少年询问。
蓝藻面色凝重:“说是流食部族的,为首的叫做拳巴,他的妹妹,就是站在他右边的那个,叫做胸星。这群人主要是找风遥大人麻烦的。”
龙人少年微微挑眉,用目光询问身旁的风遥。
风遥叹息一声:“我曾经追求过胸星。”
众人瞪眼,不由再次打量对面那位顶天立地,全身绿色,鼻孔粗大,胸脯如丘的女性海巨人。
“爱神的诅咒?”龙人少年疑问。
风遥也学众人瞪大双眼:“要不然呢?”
苍须皱眉:“即便是追求,为什么如此深仇大恨的模样?”
风遥又叹息一声,解释道:“我以追求者的身份接近胸星,当时我还是圣域,受到了流食部族老族长的设宴款待。胸星当时已经有了心上人,但我不清楚。流食部族的海巨人都隐瞒我这个消息,并且留我在部族里作客。”
“为了追求胸星,我做的很多事情。我替他们铲除了圣域级海怪,驱逐了危险的鲨鱼群,帮助他们和人族商队建立贸易关系。”
风遥毕竟是圣域,流食部族里也就老族长是圣域,风遥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但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胸星始终对我敷衍、应付场面。我知道,她和流食部族的其他海巨人一样,是想利用我。但是我心中充满了对爱情的向往,愿意无私的奉献。我希望于有一天,她能看到我的付出,并且回心转意。”
“我对她的爱越来越深,不能自控。但我仍旧有清醒的理智,理智一直告诉我残酷的真相,但我仍旧为流食部族做事,每天能看到胸星几眼,我就会感到极大的满足。”
“有一天,我接受到了爱神诅咒的指引,偷偷来到了一处隐秘的海沟。在那里,我意外地发现,胸星正和一位海巨人秘密幽会。”
“我一直都不知道,她有心上人。我当时非常生气,含愤出手。胸星和她的心上人联手抵抗我,看到这一幕,我更加气坏了,失手打死了她的心上人。”
“死在我手上的海巨人,是饲草部落的少族长。饲草部族一直和流食部族往来紧密,是铁打的盟友,饲草族长同样是圣域级别。”
将军,你被通缉了 印紫
“儿子被杀,饲草族长便亲自出手,选择报复。流食部族当然不会站在我这一边,而是选择和相同种族的饲草部族联手。”
“我被击败,狼狈逃窜。有一段日子里,过得生不如死。每天冒险前去流食部族附近,就为了远看胸星一眼。”
“原来是这样!”龙人少年等人恍然大悟。
与此同时,在海巨人那边。
“哥哥,我发现了仇人,是那个风遥!”胸星怒视正义号,双眼简直要喷火,“他似乎受伤了,只有黄金级的气息。”
拳巴摇头,闷声道:“不要节外生枝,这次我们来,是向海眼城背后的鱼神求助的。我们要进入半位面。”
胸星不甘地道:“这些人族一定不怀好意,我们杀了他们,也是向海眼城,向鱼神示好啊。”
“哼!”拳巴皱起眉头,“你给我冷静一点,胸星!不要让愤怒的潮水淹没你的心灵。这群人不好对付,风遥真的受伤了吗?当初,他可是遭受埋伏,受到父亲和饲草族长联手攻击,都能全身而退。说不定,他是故意伪装成这个样子,引诱我们进入这些海盗船的包围里呢。”
“人族太狡猾了。”
“而且就算他真的手上,这些船上至少有四位白银。这还没算他们稀奇古怪的武器装备。要是开战,我们一定会有伤亡。我们是部族的中坚,我们如果伤亡太多,部族怎么办?”
胸星死死咬牙:“哥哥,你说的对。”
对峙了一番后,海巨人没有进攻,反而主动后退,远离正义海贼团。
龙人少年等人也松了口气:“看来对面也有顾忌。”
数天后。
正义海盗团和一艘巨大的树船紧张对峙。
树船上海盗的旗帜高高飘扬,旗帜中间绘有一颗树干雕刻的骷髅头。
“对方是母树海盗团!全员都是树人,团长是一位圣域级别的梧桐树人,人称大姨妈。整艘树船其实就是梧桐树人大姨妈的身躯。”苍须语气沉重。
傲骨龍神 荷夫
“放心吧,母树海盗团团长大姨妈长期沉眠,很少苏醒的。”风遥语气萧索,神情很复杂。
而对面的树船船舷,站着一位树人,遥望这里,神情也很复杂:“风遥,没想到终于让我找到了你这个负心汉!”
龙人少年等人顿时瞪眼,盯着风遥。
拯救諸天行
凰歸天下
风遥摇头叹息,语气苦涩:“因为爱神的诅咒,我爱上了一棵树。”
众人:“?!”
“这样也行的吗?”白芽惊叹不已。
风遥仰天长叹:“当时的我太天真了,我以为一棵树平平无奇,一定会接受我对它的爱。”
“我以为爱神的诅咒会因此终结。”
“我和树朝夕相处,每天给它除虫、剪枝、四处收集魔兽粑粑给它施肥。”
“我看着它茁壮成长,在春天抽出新芽,在夏天枝繁叶茂,在秋冬落叶凋零,在冬天……”
“好了。能说重点吗?”龙人少年忍不住打断道。
“咳咳,抱歉,我是一个吟游诗人嘛。”风遥继续道,“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德鲁伊。”
“他是一位树人,对我这样倾心照料一棵树非常感动。他提议,将这棵树转化为树人,拥有智慧。他不愿看到有情人难成眷属。”
“我非常欢喜,想都没想,同意了。”
“于是,这棵树就转化成了花娅,也就是如今母树海贼团的副团长。”
众人恍然之余,又有新的问题:“难道花娅拒绝了你?”
“没有。”风遥摇头,“她的生命得到质变,成为树人后,经过德鲁伊大师的解释,她接受了我。她有记忆,她知道一直有人在照料她。但她不知道是我,因为一直以来,她只是一棵树,没有眼睛,看不到我的样貌。”
“任何生命都有感情!”
“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仍旧记得当时的那一幕。”
“那是我非常忐忑、紧张还有惶恐,我几乎以为她会拒绝我。因为爱神的诅咒,让我遭受了无数次无情的拒绝。”
“但那一次不一样。”
“她对我说:‘我不知道他(德鲁伊大师)说的是否是真的,但我有我的确认方式’。然后,她伸出枝丫,牵引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掌心贴在了她的树干上。”
“然后,她笑了:‘就是这种感觉,是这种温暖的感觉……没错,我的爱人,多谢你的照顾。你爱我,我……也爱你!’”
“我当时感动得落下泪来。”
“巨大的幸福冲击我的心灵,我差点要跪在地上,仰天怒吼!”
“但下一刻,我的泪止住了。”
“爱神的诅咒发动了,它不再让我爱上她。”
“一瞬间,我对花娅失去了所有的爱!”
“仔细想想,也很正常啊。哪个人会爱上一棵树呢?”
众人沉默。
迫嫁:帝妃難寵 心執
很多人看向消沉的风遥,都不禁流露出同情之色。
“风遥,你过来!”树船上,树人花娅大喊,“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离我而去?!”
结荡寇志 林冲
“我们曾经那么甜蜜!”
“在我还是树的时候,不管一年四季,你都要搂着我,在我的身上不断亲吻、摩擦、耸动。哪怕冬天也不例外。”
“你糟蹋了我,却离我而去!今天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众人再次盯住风遥,目光如炬。
三道輪回之真道永恒
因為,遇見的是妳 終究只是誤會壹場
风遥涨红了脸:“我当时是用情太深、太深……”
“还能这样啊!”白芽再次惊叹,仿佛打开了人生的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