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9yq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蛟龍決笔趣-第一百六十章幾隻老虎變大貓相伴-e7v3t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陆蕴儿本意只是痛恨灯花谷不顾太白鹤生死,故意拖延时间,吓唬吓唬他们,谁知万没想到太白鹤情急之下竟然答应她这个,这何尝不是她最顾虑担忧之事,也是最希望之事!一抹潮红晕染的璀璨笑靥在她的芙蓉粉面上瞬间绽放。
她正欲答应下来,却瞅见旁边的肃羽还跪在地上满面泪痕。
不由得冲他一努嘴,扭捏道:“你这个报答好是好,就是不知人家自己可愿意答应呢?”
太白鹤眼见得几只虎围着苗飞羽和众人,蹦来窜去,担心他们随时会有生命之险,他见蕴儿的样儿,自然心中了然
十三密卷霧山 厭歸
急冲着肃羽吼道:“肃羽,你别哭了!为师刚才所说你可曾听见呀?你快快答应我,好让蕴儿招回老虎,救你的师祖,师叔们呀!”
肃羽跪在那里,心中又悔又恨,对于太白鹤与蕴儿的对话竟是全然不知,听见师父呼喊,才懵懵懂懂抬起头来。
忙道:“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你老人家说什么我都答应!师父只管吩咐!”
不等太白鹤说话,陆蕴儿早羞红了面庞瞅着肃羽,深情款款低语道:“羽哥哥,你若答应了,可不许反悔哦!”
肃羽抬眼见师父满脸焦急之色,忙道:“蕴儿,你放心我答应师父的一定不会反悔,你赶紧听师父的,招回那几只虎吧!”
陆蕴儿这才露出满目笑容,欲拉肃羽同去,肃羽却摇头道:“蕴儿,你去召唤那几只虎,师父在此受苦,我现在要救他出来!”
说罢,起身与那几名黄海山的手下斗在一处。
那几个人不是他的对手,纷纷后撤,肃羽也不追杀,而是趁机移形换位,往太白鹤处而去。
黄海山见他身形快捷无匹,急举刀横在太白鹤脖颈处,冷笑道:“小娃娃,太白鹤在我手里,难道你也能救出不成!想救他速将宝莲御令交给我,我自然会把他交给你,否则,你若再敢靠近,我便一刀将他斩了!”
肃羽已经距离太白鹤不远,见他面露凶光,只把寒光烁烁的大刀擎在太白鹤脖颈上,他急忙收住脚步。
太白鹤气得喝道:“肃羽,我在这里有吃有喝的,你来救我干什么!你放心三师叔疼我得很,他呀,舍不得伤我!你赶紧跟蕴儿一起去救你师祖和灯花谷的人!快去!”
肃羽无奈,只得冲太白鹤道:“师父,你暂且忍耐,我救了他们,立刻就回来救你!”
随即回身来追赶陆蕴儿。
这个皇帝是个受 捻花笑
陆蕴儿不放心他,因此并没走,还站在原地观望,见肃羽垂头丧气地回来,本来想调侃他两句,可是看他的样子,又分外心疼,也就不再言语。
二人相伴,往几只大虎盘旋的方向促急而行。
那几只虎正围在几棵树下,来回盘旋,不时抬头盯着树上之人,越来越是焦躁不安,闷声嘶吼。
突得听见身后轻微风动,几只虎同时极速转身,对着来人摇头呲牙就要扑上。
攀在树上的众人眼看着那人白裙飘飘,身形摇摇,玉面含春地飘然而来,都分外吃惊。
金刀圣手谢伦正提着一口金光灿灿的九环砍刀,在苗飞羽身旁护卫。
他虽与蕴儿曾有嫌隙,但心中必定不忍,吼道:“小丫头,老虎危险!你还不赶紧逃命!”
苗飞羽也清晰看见,因陆蕴儿曾经入灯花谷盗宝,又让小宝打伤自己多名弟子,心中很是厌恶她,见她自来送死,心中毫无怜惜之意,倒还打算趁机逃走,谁知谢伦竟然呼喊提醒,他回头冷冷看谢伦一眼,心中甚责怪他多事。
剑霸三界
而吊在树顶的金翎圣手何道,因灯花谷一役,最是痛恨陆蕴儿,见她突然而来,随时就会被几只巨虎所伤,心中暗喜不已,手上紧握七孔催风撬,也如苗飞羽一般打算,准备寻机逃窜。
谢伦心却系于陆蕴儿的安危之上,只是手中紧紧抓着大刀,准备伺机跳下大树,对抗老虎,解救陆蕴儿。
蕴儿担心肃羽惊扰老虎,让他在距离稍远处停下。
肃羽知道蕴儿驱虎的本事,自然放心,而 众人几乎都没有注意到他,一个个都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瞅着树下这令人惊惧的一幕。
眼见那四只虎已经气势汹汹逼近到白裙少女的面前。
燃欲 河东三十吼
重生之雍正王朝
只见她娇颜上依然挂着一丝皎洁的笑意,双手后背,好不退缩,反倒依然溜溜哒哒往几只老虎走去。
谢伦难掩心中焦急,又吼道:“小丫头,这几只老虎可不好玩!你赶紧飞身过来,我可以拉你上树!”
苗飞羽更怪他多事,不由得深咳一声。
大航海之誰與爭鋒
那边树梢之上,气得金翎圣手何道怒目凝眉瞅着谢伦,愤愤然道:“这个丫头曾经偷盗师父,害我同门,今日死有余辜!当年你不也差一点被她身边之人戳瞎双眼吗!你瞎发啥慈悲!”
超级地府司机 倔强的小绵羊
陆蕴儿听见他们说话,微微抬头冲着谢伦点点头,又横扫了一眼吊在高树枝头恍恍荡荡的金翎圣手何道,并不说话,却缓缓蹲下身子,冲着几只巨虎伸出双手,嘴里发出几声”呜呜“的兽吼。
那几只虎一个愣神,突地收了獠牙巨齿与蓄势欲扑的恶态,一个个摇头晃脑飞窜过来,其中一个一头扎进陆蕴儿怀里,把她险些撞倒,另外几只也是围着她又蹭又舔,打滚撒花,轻声呜咽着,欢喜不尽。
望族闺秀
谢伦见老虎奔女子冲去,料定必是生死一线,心急时刻,英雄胆气上涌,不管其他,纵身一跃,下得树来,催大刀就要解救陆蕴儿。
他没迈出几步,却见陆蕴儿被老虎围在中间,满面笑容,一会儿搂搂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竟如多年未遇的老友乍然相逢一般,他竟看得愣住。
过了些时候,陆蕴儿这才起身,站在虎群之中,望一眼呆呆发愣的谢伦露齿笑道:“二师叔,你竟然为了我,肯舍命相救!不愧是江湖大侠,陆蕴儿钦佩之至!”
说罢又冷冷扫过树上也呆住的苗飞羽和何道,冷哼一声道:“可有的人纵使是师父,同门师兄弟,所做之事,却又不知道差了多少了!”
何道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怒道:“你个臭丫头,竟敢含沙射影说我和师父!你好大胆子!”
陆蕴儿斜斜扫了他一眼,笑嘻嘻地拍一拍虎头,道:“怎么?刚才趁火打劫,看我笑话的不是你吗?把自己大师兄陷于险地,差一点被黄海山砍了的不也是你吗?我骂你空有一身本领,却行事阴暗,做人猥琐,难道错了?嘿嘿,你若不服,不妨下来陪我的几只大猫玩玩吧!”
何道看一眼那几只虎,只张了张嘴,便忍了。
谢伦拱手道:“谢伦受师父教导多年,虽是一个武夫,见姑娘有性命之忧,出手相助也是江湖中人扶危济困的本色!不算什么!
只是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降龙伏虎之能,谢伦真是钦佩之至!既然姑娘有此之能,还恳请姑娘将虎驱走,也好让我们去向三师叔黄海山辨理,解救大师兄出来!”
陆蕴儿笑道:“我呀!就是师父让我来救你们的!你们莫怕,只管下树随我来,肃羽还在那边守着,我们一起去救师父!”
直到此时,陆蕴儿才摆手让肃羽过来,他急忙一一拜见过众人。
这边,陆蕴儿抓过身边一只巨虎,翻身骑上,又让肃羽也骑了一只,那两只虎一声低吼,矮身蹿出,其余两只跟随其后。
灯花谷众人这时已经下到地面,远远跟在后面。
陆蕴儿一身白裙飘飘荡荡,背后斜插一对儿柳叶弯刀,身下骑着一只巨虎,肃羽在她旁边,二人一前一后,在苍翠的丛林之中起伏前行,后面还有两只巨虎紧紧相随,那份飒爽英姿,骄人气势,世所仅见,众人个个无不惊骇,艳羡莫名。
等到众人赶至黄海山押解太白鹤之地,却个个傻眼,那里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原来,黄海山根本不信陆蕴儿可以轻易降伏大虎,另外,有太白鹤在手中,他更是有持无恐,因此,只是远远冷眼旁观,并不着急。
谁知,陆蕴儿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降伏了几只大虎,他没有了老虎,根本不是灯花谷的对手,因此早早上马,带着太白鹤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