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m6x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隕落星辰看書-u23ut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脚下这颗星辰的体量不小,甚至比整个常阳山世界还大,但却没有那种无时无刻不在压力,因此在这里陈安所受到的限制极小,一眼就能将整个星球看遍。
只是这种看遍局限于表面,对于星辰内里所藏的东西,却是一片模糊。
对此陈安却是不惊反喜,要不就一眼看透,要不就什么都看不透。
模糊只能说明有着这么一股可以和他的感知相抗衡的力量,可这股力量却并没有强大到完全抗拒甚至限制他感知的层次。
妃上枝頭:殿下嫁到 公子無奇
能抗拒他的感知,起码也得是大罗天尊,还没到限制他感知的层次,说明对方未达到巅峰甚至是道主的境界。
就像在常阳山世界,那里不止是末法之地,陈安就算辐射出自己的力量,全力感知,所见也不过周围百十里,加上照彻阴阳镜,也没能拓展多少视野,顶多使能见之地变得更加清晰而已。
他堂堂大罗天尊,被限制的跟个普通天仙一样,明显是天玄术士这位真正道主的手笔。
好在天玄术士的力量在这片地域并没有延续。
其实这也是可以料想的,就算是面对道主,大罗天巅峰的存在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这里如果真的是那位群星之主藏身地,千百万年来,辐射出一片独属自己的领域世界,实在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陈安来这里的第一眼算是确定了这里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于是他接着又开始寻觅起通往星核的道路,在他的感知中,那股抗拒力量的源头就是这颗星辰的星核。
当然,凭他的实力,直接击碎这枚星辰,将对方揪出来也不是不能做到,只是他习惯谨慎行事。
谁知道对方现在是什么状态,虽然法鲁尔信誓旦旦的说群星之主和至高上帝打的两败俱伤,已经濒死沉眠,可没亲眼所见,一向多疑的陈安哪敢相信,要知道沦落到救苦天尊那般绝对是个例。
一位大罗天尊就算是再虚弱,垂死反击下也能给另一位大罗天的存在造成不小的伤害。
如非万不得已,陈安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仓皇寻找寄宿身体的事情了,所以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只是他这一眼看去,虽没找到通往地下的入口,却是见到了几个人。这法鲁尔口中的绝地,竟然还有人来。
他也没过去查看,只是伸手往前一点,随着一片涟漪散开,一面光镜显现在两人面前,光镜上浮现出两男两女的身影。
其中一名扎着麻花辫的金发少女在仓皇逃窜,另外两男一女则在后面紧追不舍。
“咦!”
法鲁尔倒没有惊讶于陈安的手段,此时陈安在他心中早就是神祇化身,无所不能,他只是感觉其中一人的装束比较眼熟。
煽情女作家 水晶
“认识?”
无助的女人
陈安奇怪地看了法鲁尔一眼,并没有从他的过往经历中,找到这四个人的影子。
“不,不认识,”法鲁尔面对陈安还是有些拘谨,小心地道:“只是那个女子的装束有点眼熟。”
“装束?”
陈安目光一转,看向另外一个女子,她带着厚厚的头纱面纱只有两只明亮的眼睛露在外面,长长的黑色裙摆下,两只雪白赤足纤尘不染。
见此,陈安不禁有些疑惑,都裹成这样了,还有什么装束可言。
法鲁尔自然不敢在神灵化身面前卖关子,接着就道:“这装扮十分类似辉月教会女性修士,而能够走到这里的,最差也是上位半神、神侍天使那个层次,所以我虽然没有见过她,但她很可能就是辉光教会的夜语天使特里斯安娜。”
陈安之前从杰尔特以及康斯顿家族那里大概知道了七神教会的实力划分,自然知道神侍天使是个什么层次。至于照彻阴阳镜给予他的反馈则更加的清晰,直接就是轮回八级。
“辉月教会的人在这里做什么?为了帮他们祖宗泄愤,跑这里挖坟?”
法鲁尔觉得陈安所言甚是怪异,可想及对方的身份,便也没在意,目光又落到前方的金发少女身上。
只见后者似乎自觉逃不掉,回身一招手,点亮漫天星光,庞大的星辰之力被她引导而下,轰然砸下身后的追逐者。
“陨落星辰术!”
他一声惊呼,引起了陈安的注意,目光在他身上一扫,不用解释,陈安就知道了这记神术代表着什么。
“群星教会,看来我们果然是找对了地方。”
陈安点了点头,其实地方不对也无所谓,星核里盘着的那家伙,九成九也是一位大罗天尊,把祂挖出来,效果也是一样。
只不过无法提前知道他的身份,动起手来有些麻烦而已。
“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群星教徒的存在。”
法鲁尔倒是有些感慨,在他的认知里,自从七神抵定了在这个世界的统治地位后,自然教会和群星教会的人都已经失踪了。
仅仅只是有一些中立势力的人信仰崇拜着这两位古神而已,正统的教会势力早已不复存在。
可刚才那一手正宗的陨落星辰术,却无疑昭示着其身份。
“未必,说不定是从哪个遗迹中发掘出来的。”
法鲁尔的判断依据,陈安自然也“看”得到,原本对此并不是很在意,但想到天玄术士的奇怪设定,权当是修炼无相玄通千人千面地扮演了一下什么都不服,什么都想抬杠两句的少年人形象,反驳了一句。
庶女谋:妾本京华
这才道:“不用管他们了,我们还是快找找进入这群星墓葬的入口吧。”
其实不用找入口,陈安直接一步就能跨入这星辰的星核内部,就像直接到救苦天尊的沉眠之地一样,但那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不得不这么做。
穿越hp之煉金術士
如果可以选,他宁愿像现在这样,多花点时间,悄悄的摸到对方面前。
法鲁尔当然不知道他抱着这猥琐的心思,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闻言伏下身子就准备从脚下的岩石层开始推断当地的地质情况。
妖怪管家
“呃,这个就不用你了。”
对于一眼就能看出对方过往的陈安来说,当然知道法鲁尔在干嘛,只是这么干效率也太慢了。
不可否认,法鲁尔的确掌握了许多久远的古代知识,甚至能让陈安这种存在都侧目不已。但在有些事情上,陈安还真不用靠他。
比如找到通往星核的道路,在这个并不被天玄所限制的地域,陈安一眼就能将整个星球看遍,想要找到通往星核的道路,顶多认真瞄一遍就可以,根本不用靠法鲁尔。
等他在这哆哆嗦嗦的勘察地质情况,估计陈安都把群星之主杀上一个来回了。
刚才陈安那么说也不过是习惯性的自语一句,根本不是指望法鲁尔这老头,只不过他自己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主动想要做些事情而已。
陈安将一份红蓝相间的药剂递到法鲁尔的面前,道:“你先利用这点时间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一下,一会万一出了什么事,不一定能顾得上你。”
法鲁尔到现在也不过是个轮回四级的大师,对普通人来说是很强了,可在陈安的眼中,真是连微尘都算不上。
尤其是现在身处群星墓葬,这里的危险绝不是一个轮回四级的超凡者可以想象的。
虽然这老头死了,陈安也不心疼,可现在还没见到群星之主呢,起码在见到正主之前,陈安还是希望这老头能活着的。
所以他觉得还是尽可能的提升一些老家伙的实力为好,起码要到半神的层次,才不用他太费心。
只是法鲁尔看着那红蓝相间的药剂不禁有些为难,小心地对陈安道:“冕下,那个,我一直走的是智慧体系。”
根据这个世界的超凡规律,除非是奇术师的源质,其他的异质超凡因子之间是相互排斥的,若是混用,死亡都是最好的结局,很大几率会异化为精神疯狂的怪物。
其实超凡因子的性质和东莱的魂牌是一样的,只不过魂牌是来自古代强悍的神兽、大妖,而这个世界的超凡因子则来自被囚禁的大罗天尊。
理论上后者还要比前者更强,毕竟天仙就可以被称之为神兽、妖王,而大罗天尊却是实实在在的至强境界。
他们的力量中自然蕴含有本身的意志,只不过随着不断的稀释,达到轮回一二级的层次,已经所剩无几,普通人的精神意志也能凌驾其上。
但若是两位大罗天尊的意志相遇必然会产生冲突,就算是在轮回一级的超凡因子中,这种冲突也足以使超凡者完全崩溃。
这就是异质的内在原理,至于源质,则是那些囚徒们对这方世界的影响改造,算是世界本身诞生的超凡力量,奇术师使用基本无害。
但却因为是无根之木,没有源头的支持,源质的力量非常的弱,这也是同等级奇术师不如使用异质的神职者的原因。
找到救苦天尊,陈安可不止获得了一枚晶石这么简单,对超凡因子的原理认知,可谓是透彻了不少。
原本他不能对超凡因子做出更改,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压制,另一个方面就是不太理解超凡因子的产生根源,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些都来自于天玄术士。
现在既然理解了其本质原理,对于掌握无量相变这门大罗神通的他而言,想要在其上做出一些改变,简直不要太容易。
因此,面对法鲁尔的质疑,他也没有生气,只是摆了摆手道:“放心用吧,不会出什么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