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sdf火熱都市异能 覓仙道 ptt-第1307章 傳說中的弄巧成拙看書-hgozg

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念及至此,他心中不由得又有了几分焦虑。
而吴长老此刻却没有注意对方的脸色,因为他问心无愧,说的原本就是真的。
气氛在不知不觉中,又有点紧张起来了。
可惜其中的一方却并没有留意,包括梁啸天,此时此刻,这小子也是一脸的得意。
师伯虽然是在叙述刚才事情的经过,但落在他的耳中,就与赞美自己相差仿佛,其心情当然是非常愉悦了。
所以这小子虽然说不上是得意忘形,但内心之中那也是十分的高兴。
再加上,他见这曲老魔彬彬有礼,行事稳重,并不像是来找本门的麻烦,所以不知不觉,也就放松了警惕。
觉得自己的运气相当不错,也许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对方只要不动手,那自己这实力大跌的情况,自然也就不会暴露,危机当然也就解除了。
梁啸天心情放松了许多,然而事情真的会像他想象的这样么?
妖孽巫後復仇記
目前谁也不晓得。
但随着那位吴姓老者的讲述,薛老魔的表情是越来越难看了,他感觉对方就是在信口胡说,而自己的智商则受到了侮辱。
这算什么?
故意编这些谎话来戏弄自己么?
不过他也没有反驳,不同于自己的那位结拜兄弟,曲老魔行事,一向是非常稳重的。
就这样,他虽然心中不以为然,但除了脸色有些难看,表面上却根本就没有反驳,而是静静的听对方讲完了。
然后曲老魔才终于开口了:“照你这么说,我那位三弟如今平安无事,然而却被困在了他自己的那件法宝里?”
“不错!”
吴长老点了点头,一脸的傲然之色,对他来说,这件事情,不仅非常的解气,而且还大涨了本门的威风。
梁小子行事虽然有点不靠谱儿,但实力没得说,这件事情做得那也是相当漂亮的。
曲老魔笑了。
说实话,他今天来到这里,原本只是为了寻回三弟,根本没有想过,要找古剑门的麻烦。
一直以来,都尽量避免,同对方发生冲突,然而此刻,真的有些忍不住。
对方当面撒谎,而且还编如此拙劣的谎话,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居然说自己的三弟,是败在这么一个小家伙的手里,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宝物困住!
这样胡说八道真的过分了。
他如果置之不理,这样的话传到江湖上去,他们云山七友的脸要往哪儿搁儿?
非成为整个修仙界的笑柄不可!
他不想与古剑门为敌,但也不可能当面忍受这样的羞辱,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就算三弟做事情过分了一些,然而对方用这样的方法反击,他依旧是不能够接受地。
就一个字,生气!
既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羞辱,那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将对方的谎言戳破,把自己的面子挽回来才行的。
于是,曲老魔开口了:“不是曲某不信阁下所说,但什么一个时辰进阶到通玄实在太离谱,何况你还将这梁小友的实力吹得如此了得,居然说我兄弟是被自己的宝物困住,嘿,老夫却是不信,不如让我见识一下如何?”
老怪物这样说,那就是心中不满,想要挑战了。
原本他是不屑于同意后生晚辈动手的,然而谁让对方要这样当着他的面吹牛,真的是不能忍受。
而空口无凭,想要将对方的谎话戳破,那自然只有动手。
吴长老眉头一皱。
心中暗叫失策,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
不过扪心自问,自己并没有做错,毕竟我又没有撒谎,只是在叙述一件事实,那老怪物不相信,难道是他的错?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吴长老心中也有些无奈的。
只能将头转过。
而梁啸天都要哭了,他突然好想骂人哟,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曲老魔原本不想惹事儿,结果却被吴师伯一通操作,给气得暴跳如雷了。
关键是你发火就发火,谁惹的你,你找谁去……
怎么最后倒霉的却变成了自己?
我明明啥也没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不对,明明是吴师伯闯的祸,结果他啥事儿没有,倒霉的只有我一个。
将这一点想清楚,梁啸天心中那叫一个想哭。
就一个词……悲愤无比!
我招谁惹谁了。
我就后生晚辈一个,为什么都来找我麻烦呢?
可道理是这样没错,然而事已至此,他又能怎么办呢?
认怂是不可能认怂的,那样可就声名扫地了。
可不认怂,难道动手打?
开什么玩笑啊?
我现在就一小小的炼虚期修仙者,而这曲老魔,一看,就比那薛老魔还要厉害许多,同他打,自己活腻了啊!
可恶,原本以为能够顺利渡过危机,怎么莫名其妙去演变成这样的境遇,梁啸天的心中真的是悲愤无比,同时还慌得一匹。
谁能救救我?
他转过头,却意外发现,不远处,坐在小板凳上的秦炎,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笑得那叫一个欢畅啊!
梁啸天当时就怒了。
说好的兄弟呢?
永恒霸主 古玄風
仙魂人身 蕭香兒
我现在都要哭了,你现在却在那里如此高兴的看戏,咱能不能有点同情心?这还有没有天理?
顿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怨气。
也不是说怨恨秦炎,而是觉得不公平,在场这么多修仙者,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凭什么?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要想办法化解危机。
就算没办法化解,要将水搅浑。
总而言之,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好了,凭什么就我一个,而你们都在旁边好整以暇的看戏呢?
梁啸天心里不平衡。
同时很快做下了决策。
虽然这么做后患无穷,说不定事后会被秦炎打死,不过此时此刻他也管不了这许多,总之倒霉的绝不能只有我一个。
于是梁啸天开口了。
我们是兄弟 纯银耳坠
他心中悲愤已极,慌得一匹,但表面上,居然维持着十分镇定的情绪。
这不是因为他的养气功夫有多么好,而是这小子太喜欢装逼,哪怕眼前面临着这样的危险,也要先将高人风范,摆一个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