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vyz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474章 都是不省心的推薦-vu40b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苏家的早饭不错,至少有羊肉,烙的饼也不错。
苏能的妻子杨氏的肚子有些显怀了,此刻正在给家人分发早饭。
“嫂子你坐下,我来吧。”
苏荷起身,苏能皱眉,“你坐下。”
苏荷冲着他说道:“嫂子有了孩子,不能做事。”
“那是胡扯。”苏能很硬扎的道:“你看看长寿坊里的那些妇人,肚子老大了依旧在干活。这又不是让她做什么,只是拿些东西罢了。”
从回家开始,家人就没怎么让苏荷干过活,为此她有些不自在。
杨氏笑道:“大娘子别管这个,我每日动动还更好些。”
蒋氏从厨房回来,笑道:“大娘子在宫中也是娇养着,这回家了难道还让你干活?回头你去了贾家怎么立足?”
怎么在贾家立足……武阳伯挺好的啊!我担心什么?
苏尚不悦的道:“你说这些作甚?武阳伯来过咱们家,什么样你不知道?很是和气的一个人,你莫要让大娘子胆战心惊的。”
大明海 寒风拂
我没胆战心惊啊!
苏荷拼命点头,“是呀!是呀!阿耶说得对。”
从女儿回家后,苏尚就变得硬扎了,蒋氏但凡把自己那副势利眼的模样拿出来,他定然是要呵斥的。
蒋氏瞪了他一眼,苏能说道:“阿娘,武阳伯执掌百骑,阿妹这个模样,你让她去争什么都白费,反而适得其反,还不如该什么样就什么样更好。”
是呀!
该修炼就修炼,武阳伯最喜欢我修炼!
苏荷点头,“大兄最好。”
苏能莞尔,“我在市井里也得知武阳伯如今的景象,宫中的武昭仪乃是他的阿姐,而陛下专宠武昭仪,这以后啊……”
蒋氏的眼睛都亮了,“这以后会不会拜相?若是拜相,大娘子岂不就是宰相夫人了?可能给我一个封号?”
苏能无奈,但为人子者不能对母亲说话太狠,只能无语看向父亲苏尚。
小透明苏香弱弱的道:“阿娘,就算是封,也只会追封武阳伯的亲人,你……不算。”
蒋氏的脸马上黑了,过去一指头戳在了小儿子的额头上,“白疼你了!”
苏荷抬头,偷偷看了大哥一眼。
苏能笑道:“都回家一阵子了,还怕这怕那的作甚?有话只管说,想出去……回头让二郎带你出去转转,平康坊也使得。”
苏荷心中雀跃,“平康坊可有金鱼吗?”
苏能一怔,“什么金鱼?要鱼的话就得去曲江池,你想去?回头让二郎带你去,我这里再安排几个兄弟跟着,免得那些人骚扰。”
没有金鱼吗?那武阳伯说带我去看金鱼的!
苏荷有些小失望。
这时有人叩门。
蒋氏看了媳妇一眼,最后还是吩咐道:“二郎去开门。”
“我去!”
苏荷一下就蹦了起来,可苏香却皱眉道:“你是待嫁女,怎好去见外客?坐好!”
这个二兄往日里胆子小,可此刻却一本正经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苏荷坐下,因为家里不大,能看到苏香去开门。
她夹了一片羊肉,心想武阳伯给的修炼物资里最多的便是肉干,可他为何不给羊肉干呢?
门开了,苏香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回身看着苏荷。
看我干什么?
苏荷心想你前面不许我去开门,现在又想让我去,不去!
苏香嘴唇动了动,“阿耶!”
苏尚起身,“谁来了?”
苏香让开……
苏荷筷子一松,羊肉落在了碗里。
一天一万年 边走边爱
门外,双手拎着礼物的贾平安就像是后世第一次上丈人家的毛脚女婿,一脸那种笑。
苏尚刚想出声,可想想不知该如何称呼,一时愣住了。
苏荷却欢喜的道:“武阳伯,你怎地来了?”
还是娃娃脸贴心,看到我就笑眯眯。
苏香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请了贾平安。
“别叫什么武阳伯。”贾平安笑着进来,“就叫小贾。”
苏尚有些无措,“那个……”
苏荷回头,“小贾!”
蒋氏骂道:“小贾是你阿耶和我说的,你……你气死我了!”
苏荷做个鬼脸。
苏能上去接了礼物,笑道:“那个……小贾。”
“小贾平安都行。”
贾平安觉得叫什么武阳伯有些太生疏了,苏荷久在宫中,若是对她的家人亲切些,想来在出嫁前的这段时光里,她能度过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
随后出嫁,娘家人也好走动。
念头一闪而逝,贾平安被引着坐下。
“这坊门不是没开吗?”
杨氏有些好奇。
蒋氏得意的道:“小贾乃是百骑统领,他要进来,坊正敢不开门?”
杨氏哦了一声,心想小姑未来的夫婿竟然这般厉害吗?
苏荷偷看了贾平安一眼,发现他看着还是那个模样,只是多了些沉稳之色。
重生之玩转国际米兰
这人怎么就不变呢?
苏荷心中嘀咕,但却不耽误自己修炼,吃的风生水起。
蒋氏在边上拼命给她使眼色,让她吃的矜持些,可毛用没有,苏荷涛声依旧。
这个女儿……气死老娘了!
贾平安坐下后,笑着说了自己的来意。
“陛下差遣,我回长安有事,事情已经办好了,就想着过来看看。”
“这是能见到陛下呢!”蒋氏心中得意。
苏尚知晓她多半晚些要去和街坊炫耀。
“那个……小贾啊!你家那边可都准备好了?”
贾平安点头,“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只是卧室要如何装饰,还得看苏荷的,我今日来,也是想问问她,按照她的想法去装饰。”
这是极端的尊重!
蒋氏看着贾平安的眼神中多了火热,心想这个女婿找的果然是好。
“就是能睡觉就好。”
苏荷随口说道,心中却在嘀咕:要适合修炼才好!
蒋氏瞪了她一眼,“胡说!那可是你要睡一辈子的地方,能随便?”
一番讨伐后,苏荷低头认错,说晚些想想。
吃了早饭,贾平安看了苏荷一眼。
这个……婚礼前私下见面……不妥吧?
此刻外面传来了鼓声,苏能说道:“都通婚书了。”
都扯证了,有什么忌讳的。
于是苏荷‘羞答答’的跟着贾平安出去。
一出门她就嘀咕,“可给我带了好吃的?”
这妹纸果真是一心就记得修炼。
贾平安和她在附近转悠,问了她回家之后的事儿,又说了自己在天台山上的情况。
“无双呢?”
苏荷问的很随意。
“无双还在你姨母那里,回长安就归家。”
“那我和她一起嫁过去?晚上是一起睡还是什么?”
苏荷扬着脸,一脸认真。
我也想啊!
但还得看你们之间的沟通。
贾平安干笑道:“这个……到时候成了一家人,怎么睡自家说了算。”
苏荷点头,“这就好。”
贾平安仔细看着她,皱眉,“怎地,家中的饭菜不好?”
娃娃脸怎地往女神方向发展去了?
苏荷摇头,“还好啦,只是我坐不住,整日就在附近转悠。”
回头得多修炼。
二人又嘀咕了一番。
包东出现了。
“武阳伯,他来了。”
沈丘在远处招手。
“我得回天台山了。”贾平安说道:“你在家好生等着,另外,有事知道去寻谁吗?”
苏荷摇头,“不是寻父兄吗?”
贾平安叹道:“长安县崔明府,还有百骑,看事情大小,事情小去崔明府那里,事情大就去百骑。别弄混了。”
“好!”
武阳伯真的很体贴啊!
要是以后一直这样就好了。
苏荷心中甜蜜,就给了他一个笑。
贾平安忍不住伸手,飞快的捏了她的脸颊一下。
“你又调戏我!”
苏荷鼓着脸。
贾平安忍住再捏一把的冲动,“我是你夫君,什么叫做调戏?走了啊!”
他回身,几度回头,见苏荷还在,就挥手,“赶紧回去了。”
直至他消失,苏荷才皱皱鼻翼,“我还得转转。”
“去哪转?”
苏荷被吓了一跳,回身见是母亲蒋氏,就嗔道:“就在这里。”
蒋氏板着脸,“要嫁人了,不许乱跑,回头腿给你打折了。”
苏香出来了,喊道:“阿妹,去曲江池了。”
苏荷欢喜,“好呀好呀!”
蒋氏回身气得叉腰,“都是不省心的!”
……
天台山。
天空中多了乌云,风也不小,凉爽的让人舒坦不已。
武媚就站在殿外,衣袂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昭仪!”
邵鹏出来,看了一眼天色,“这天弄不好会下雨,受了寒气可不好。”
武媚摸摸肚子,目光深邃,“前几日为了是否出兵救援契丹,朝中很是争执了一阵子。长孙无忌等人想增援,可程知节等人却极力反对……”
邵鹏知晓此事,“昭仪,说是长孙相公他们想敲打高丽人。”
“是啊!”武媚负手而立,目光微微向上,“先帝驾崩,新帝继位,长孙无忌等人辅政,是好是坏一时难说,最好的法子便是展示威严。而出兵契丹,若是能逼退或是击败高丽人,长孙无忌的威望会更上一层楼。”
竟然是这样?
邵鹏心中一震,“如此,卢国公他们……”
明日之荒岛
难道程知节他们坚定的站在了帝王这一边?
“程知节想拒绝,但却又不舍功勋,就寻了平安去。”武媚的唇角微微翘起,“平安一番话让他们再无反驳的余地……草原部族不是强大就是在强大的路上,强大了要烧杀抢掠,弱小就会装孙子,这话一出,无可反驳,程知节顺水推舟,长孙无忌等人败退,可平安看似出了风头,却遭人嫉恨。”
邵鹏叹息一声,“卢国公难道是故意的?”
“谁知道呢!”武媚笑道:“程知节历来就狡猾,风声不对就会躲避,但他不该利用平安。”
邵鹏打个寒颤,“昭仪,卢国公根基深厚,威望颇高。”
武媚笑了笑,“威望再高,可他老了,越老越害怕……陛下那里我说了话,说老将们珍贵,要珍惜。”
那就让他们坐镇长安吧。
邵鹏猛地想到了前几日李治来这边说了一句话。
——大唐年轻的将领不多!
昭仪此刻说这番话,和陛下的意思暗自相通。
难道是要让老将们多栽培年轻将领?
……
贾平安和沈丘一路到了离宫外,就看到程知节和梁建方在外面负手转圈。
这是啥意思?
贾平安下马,“卢国公,大将军。”
两个老鬼抬头,那眼神就像是野狼见到了小白兔般的兴奋。
“小贾,来!”
不对,我好像是自投罗网了!
但我可以说要去面见皇帝,如此完美遁逃。
“武阳伯,此事咱去禀告就可,你且歇息吧。”
贾平安愕然。
校园僵尸少 独孤秦殇
沈丘很是从容的颔首,一脸你该感谢我的慷慨,然后进宫。
你特娘的坑我?
贾平安懵逼。
“小贾,过来。”
梁建方招手。
近前后,梁建方给了程知节一个眼色,“老程此事你在场不好说,且去。”
程知节走后,梁建方一开口就让贾平安有些懵,“知晓要想成为名将需要什么吗?”
“统领大军的本事,运筹帷幄的眼光。”
娘的!这个小子,说的一点都不差。可如此老夫怎么收拾他?
梁建方纠结,“那你可知晓薛万彻立功无数,为何在朝堂之上发声无人听吗?”
呃!
薛万彻堪称是猛将中的猛将,比薛仁贵还猛。
但此人在朝中并没有多少话语权。
“是不合时宜吧。”
薛万彻太耿直,一开口就容易得罪人。
“非也!”梁建方说道:“要想在朝堂上说话分量重,首要是能让军中的兄弟心悦诚服。而要想做到这个,首要是无畏。”
龙凤宝宝—爹地别惹我妈咪 蓝辰落
“我冲阵不差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很冤。
“冲阵是一回事,要让军中的兄弟知晓你为了大家愿意得罪许多人,明白吗?”
梁建方语重心长,“别想着厮杀厉害就能成为军方的头面人物。厮杀厉害的多了去,大多都被淹没了,为何?私心太重。”
呃!
我私心不重啊!
贾平安有些满头雾水的。
梁建方见他懵,不禁苦笑,“老程和老夫若是想让朝中坐观契丹和高丽厮杀,犯不着和那些人争执。我等争执了,老程还用了你的话,甚至还把你说了出来……”
要想成为军方领袖,你就得让军方的兄弟知晓你愿意为了大家甘愿树敌!
贾平安瞬间想到的是上次朝中为了高丽入侵契丹的争议,有人说该增援,程知节为首的老将反对,还把他的那番话说了出来,并把他也说了出来,为此有些人的如意算盘被打破了,会隐隐把贾平安当做是对头。
但消息反馈回了军中后,兄弟们自然觉得他贾平安是敢于为了军方发声的勇士,如此威望日增。
老程和老梁对我不错。
“多谢卢国公,多谢大将军。”
贾平安的感谢真心实意。
梁建方苦笑:“你那阿姐却觉着老程是在坑你,在陛下那里给老程挖了个坑,你小子赶紧去把坑填了,否则回头老夫让你好看。”
贾平安一怔,“竟然如此?”
梁建方骂道:“你以为呢!若非是顾忌着你,老程和老夫早就上了奏疏,耶耶们的手段你不知道?”
这群老流氓真要做成什么事儿,那手段能让你吐血。
“我这便去。”
贾平安一边进宫,一边想着此事。
他救过老程,所以老程对他没话说,也不可能坑他。
但阿姐显然是误会了,以为老程在利用他,于是就在李治那里给老程下了眼药。
梁建方说不虚,但从后期来看,老将们纷纷低调,显然是不敢掺和政局,所以老梁的话有些浮夸。
浮夸啊浮夸!
……
“陛下。”
李治抬头,“贾平安呢?”
那厮大概在宫外被程知节和梁建方给蹂躏的痛不欲生。
沈丘觉得出了口恶气,“武阳伯被卢国公和梁大将军拦住了。”
李治想到了那件事儿,“那件事可查清了?”
“查清了。”沈丘并无喜色,“此事乃是萧淑妃向长孙相公靠拢,长孙相公让柳相和她接触,并在上次贼人出现时,让她出手栽赃武昭仪……”
一瞬间,整件事就被一条线穿了起来。
“那边给了她什么好处?”
李治神色冰冷。
“那边应当是长孙相公答应了什么,但最后却是让柳相去做。柳相令人去国子监晃荡了几次……”
李治全部明白了。
“萧氏想要的是机会。”李治神色冰冷,“可前有皇后,后有武媚,于是她绝望了,就寻了舅舅投靠,有趣,朕的嫔妃竟然投靠了外人。”
沈丘低头,李治突然问道:“此事你做得好,贾平安如何?”
此事涉及到了宫中的争斗,李治这话问的很有针对性。
若是贾平安站在了武媚的立场去调查处理此事,那就是不堪大用。
沈丘说道:“此事乃是贾平安琢磨出来的,后来证实后,他还作诗一首。”
锋位之王 烤游鱼
年轻人总是感慨多,李治淡淡的道;“什么诗?”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渣男李治闭上眼睛,“你去吧。”
沈丘行礼告退。
王忠良进来,“陛下,武阳伯去了武昭仪那里。”
“那必然是程知节和梁建方想通过他和宫中消除隔阂。”
李治突然笑了起来,“王忠良,你说朕可是薄恩寡义?”
这……
王忠良下意识的道:“陛下仁慈。”
但他还是犹豫了一瞬。
李治指指边上。
王忠良无语,只能去跪下。
而此刻贾平安已经和武媚说清楚了那件事,正在纠结。
要不要告诉萧淑妃?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