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d60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二百四十章 村子裏的祕密展示-fgzqc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谢澄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涌,还有一股酸气透了出来,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从尸体上跳下来。
枯井的下面很黑,除了那一方天地有阳光的照射还可以看得清楚之外,周围都是暗黑一片。
过了一会,谢澄适应了这暗黑的环境,他朝着四周望了望,除了地上的尸体,周围都是墙壁,似乎还有几条小路。
“音儿,音儿……”
谢澄朝着那黑暗的角落里面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答,他的心里顿时慌了,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姜音就在他的面前不见。
谢澄顺着那些尸体往井下走了走,只见前面有三条分路,那青苔爬满了壁上,没有人触碰过的痕迹,只有 那地上有一排排的脚印,杂乱无章,根本看不出任何线索。
“音儿。”
谢澄的声音中充满了担心和焦虑,他朝着每一条路的方向都喊了几声,可是都无人应答,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谢澄在三条路之间转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去哪个,他转身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他们的衣服都十分普通,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大户人家,反倒是平民百姓一般。
“不能再耽搁了,音儿,你等我来救你。”
谢澄也不多管,径直走入面前一条黑暗的路,他在路上摸索着,也不知是何人在井下打通的这些路,怕是其中有诈,机关重重,那便更不好找。
而另一边,姜音头晕一阵,她不知道自己被人拉入了井里。只觉得脑袋不太清醒,晕晕乎乎的,等到她完全适应了周围的环境,才看到自己不在井底。
“这里是哪?”
姜音摸着自己的脑袋,揉了揉,感觉更痛了,回想自己掉下来时,明明是被东西拉入井里,为何脑袋像是被人打了。
她环顾了周围一圈,这里十分开阔,根本不像那小小的井底,仿佛另有一番天地。
姜音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周围走了一圈,没有找到能够出去的路,虽然有一扇门,但那铁门十分坚固,没有钥匙,又没有工具可以撬锁,她在那房间内感觉十分压抑。
农夫戒指 黑山老农
“难道自己被人骗了?根本没有祭祀,那只是他们的借口?”
姜音的心中疑虑四起,各种想法都出现在脑海。
但是回想村长对自己的好,将他和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根本串不起来。
村长那么和蔼,是善良的一个人,根本不会害她。
姜音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她根本不愿意相信,善良不能在她的心中颠覆。
姜音摇了摇脑袋,将自己脑袋中的那些坏的思绪全部去除,不再想那么多了。
她站在这房间四处搜寻着,希望能够找到类似机关的东西。
忽然,姜音听到了远处有脚步声传来,那声音由远到近,脚步声越来越近。
姜音的心提了起来,到底会是谁将她抓到这种地方?
她慢慢地挪到门的后,钥匙插入锁芯的声音传来。
静谧的空气中只听家咔嚓一声,门锁被打开,那人将门轻轻推开。
姜音的心提到嗓子眼,她连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躲在门后面,企图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跑出去。
门“吱呀”一声打开,脚步更重了,姜音从门缝中只看到一身的暗黑色的衣服,似乎还有些破旧。
他一只脚迈了进来,随后站在门口不动了,往里面望了望,根本没有看到姜音的身影,顿时慌了神。
那男人又往房间中走了几步,想看看是不是姜音在哪个角落躲着,没想到刚走了几步,离门有点距离了。
這個古代壹團糟 賴刁刁
南瓜车与水晶鞋
姜音一个闪身便从门后跨到了门口,她一个甩手就将那人关在房间里,听到声音的男人赶忙从房间里往外走。
他使劲儿拉着门,姜音在外面堵着,但她的力气远远没有那男人的力气大,这么耗着,吃亏的总是自己。
四处望了望,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将这门绊住的东西,就连门锁都不在门上。
姜音急了,她甩开门就跑,可是前后都有路,她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这里就像是一个密闭的地下室,也可以说成是迷宫,根本没有阳光照射,只有那火把能够勉强照亮前方的路。
“快来人啊!有人逃跑了!”
那男人从房间出来不停地喊。
姜音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还有回音,也不知这走廊到底有多深,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
没一会,许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就像猫捉老鼠。
姜音四处逃窜着,十分狼狈,但是他们根本不松手,只是死死地追着。
姜音死命的跑着,什么都不顾,只管往前跑。
忽然,面前出现一面墙壁,姜音知道自己完了,这下是撞到南墙了。
她躲在角落里,也出不去,只能等待这群人过来抓自己。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
帝引蝶戀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是个祭祀品?还敢问我们这些愚蠢的问题?”
他们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似乎想把姜音生吞活剥一般。
姜音灵机一动,突然站起来。
“各位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我只是想熟悉一下环境,找个地方如厕而已,大家何必追我追的这么紧?”
那群人忽然走到姜音的前面。
“你觉得,我们会信你的鬼话吗?我们难道见的人没有你多?”
他们凶神恶煞,一点也不给姜音机会。
“去向老大禀报,这女人想逃跑!”
莫說莫念莫忘 壹只Amy
其中的一个人迈起步子,那狗腿地样子让姜音看了生气。
前面那人一走,这一行人便将姜音绑了起来,只留着双脚还可以行动。
他们拉着姜音往一个方向走,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小弟跑到领头人的面前,依附在他的耳边,将姜音逃跑的事情如实讲述一遍。
“什么!那女人竟想逃跑?上次的药还有,你们自己看着办。”
领头人没有多说,只给了小弟一个眼神,那一行人便强迫姜音喝下独有的毒药……
过了许久,一个男人突然跑来,嘴里大喊着,那声音中充斥着不安和着急。
“不好了,不好了!那边的女人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