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bkr优美都市小說 啓元之界 txt-第一百零六章 神祕老者看書-bryb1

啓元之界
小說推薦啓元之界
沙立想着,凯风如此风华,无论走到哪都会夺人眼球,而陟岵又是那怪物般的身形,想来若是曾出现在此地,即便两人都不着制服,也会给人留下些许印象。
可他出入几处店铺后,当家人要么说没印象了,要么在看出沙立并非主顾后,冷言冷语说没见过。
沙立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想当然了。这些店铺立于此地,自然是一心攫利,自己的主顾都招呼不过来,哪会管路上的行人。
又想起,来时胜九与他说过,当日他那失踪的有人是打算到集市购置一把元器。凯风与陟岵想来也极少初入这个集市,或许最先想到的便是到胜九所说的十字街口那家专售元器和各种炼器材料的店铺打听消息。于是他便直奔十字街口而去。
我的傳奇歲月
“这位小友留步。”
沙立路过一个小摊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让他脚步一顿。
他回过头,先是打量了那个小摊。一张竹制的小桌,两张竹椅,地上支着一根细长的竹竿,竹竿上挑着一块白布,上面只写了一个大大的“命”。
而一老者坐在一张椅子上,轻摇着不知由何鸟羽制成的羽扇,鹤发童颜,颇有些仙风道骨。此刻,正捋须对着沙立轻笑。
“老先生何事?”
“我观小友小友气宇不凡,面带……”
“命数由天定,老先生无需给我看相。”沙立摆手打断那老者的话头。这算命的小摊,在奇元岛各地街头巷尾时常可见。而算命的摊主,以上了年纪,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者为众,大多通过察言观色揣摩主顾心里,说些讨巧的吉利话。三言两语之后,主顾心下大悦,以为自己便是那真命之人。元者凡裔不论,总要掏些锦石元晶或黄白之物。
沙立自修元悟道以来,隐隐感觉世间之一切背后,总有些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在推动着,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命运天理。但即便真有,也不是一个街边的算命小摊可以妄言的。
那老者显然没想到沙立会有此反应,他先是神情一滞,而后又呵呵笑了起来,看起来颇为慈祥。
“小友误会了。我是看你面带忧色地从前头那几家店铺走出,是不是在寻什么人?”
沙立神色一凝,心中想着,这老者必然一直在注视他的举止,可就是不知是否别有用心,当下并不答话。
“呵呵。小老儿日日在此出摊,这集市上来来往往之人,明里暗里所行之事尽收眼底。小友若要寻人,老朽我或可解答一二。”见沙立面带警惕,老者主动开口道。
“这老者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没准他还真能知道些什么。”沙立在心中如此想着,便开口道:“老先生有礼。晚生方才急于寻人,倒是有些不敬了。”
“无妨,坐吧。”那老者丝毫不在意,像是平日里这种场景已是司空见惯。他伸出羽扇点指自己对面的竹椅,示意沙立坐下。
沙立点头示意后就坐,端详了那老者一会儿后才问道:“老先生可是常于此地出摊?”
“日日皆来。元者与凡裔不论。”那老者摇了摇羽扇,不知为何叹了口气:“欸——在这虎卧山下讨生活并不容易,老朽若是有一日懈怠,家中老小不免要挨饿受冻。”
沙立心中诽腹,这老者身上分明有元气波动,虽并未步入开元境,称不上一名元者。但既有修为在身,生活哪会像他说的这般潦倒。而且,以他的修为能在虎卧山这虎狼之地生存下来,还一副颇为滋润的模样,想来必有些过人之处。
“晚生有两个人,想向先生打听。”沙立不想与老者在一些无关痛痒之事上多费唇舌,当下便把凯风与陟岵的身形样貌说与老者。
“原来,你是要寻那对男女啊。”老者听完沙立所述,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气。摇了摇羽扇,面带追忆:“那女娃虽年纪不大,但实已有天人之貌。那黑面的男娃,威武雄壮,也是颇为不凡。两人走在一起,即便只看一眼,都会留下不浅的印象。”
沙立心中意动,这老者的表现,看来真知道些什么,当即问道:“先生可曾看到他们在集市做了些什么?之后又往何处去了?”
壹夜纏情:女人,要定妳!
“的确曾远远看到他们的举止,也知道他们去往何处。”老者捋须点头,却是不再说下去。
沙立本以为他需要仔细想想当日的细节,便没有出言打断。可谁知这老者只是拿一双炯炯圆目带着些许笑意看着他,似乎完全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
沙立实在忍不住,问道:“还请先生告知。”
“我家中的幼孙,打小就喜欢舞刀弄剑。可随着年纪见长,对凡裔所造的铜铁俗器越来越没兴趣,倒是盼着能有一把元器,也好在邻居玩伴中显摆显摆。”
沙立心中有些焦急,暗念:“这老头到底想说些什么?”只是既有求于人,他也不便出言打断,只得带笑听着,还要时不时地面露赞赏。
“只是老朽我出摊多日,还尚且赚不到购置一件低等元器的资本,心中实在愧对我那可爱的孙儿。”老者说着竟摇头叹气起来。
沙立这才恍然大悟。心里白了那老者一眼,面上却是煞有介事地道:“令孙活泼,虽未得见,我也很是喜欢。先生不必为此苦恼,待我到前面店铺给他购置一两件元器。也算对先生不吝解惑的回报。”
那老者听到沙立这话,连忙伸出羽扇止住将要起身的沙立,“小友不可。寻人闻讯只是再平常不过之事,老朽怎能因为这个便要小友回报。那岂不成了交易?”
沙立看着老者一脸坚决的模样,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哪料那老者接着道:“若是小友当真过意不去,便随便给些元晶,老朽自行购买即可,如此便可不必劳烦小友。”
沙立有些无语,但仍旧客气道:“先生这般体恤于我,真乃高风亮节年高德劭之辈。”当下自寸宇中取出几块下品元晶递给老者。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葉逐月
老者看到沙立递过的元晶先是面露喜色,而后又马上敛起。收过元晶后说道:“小友客气了。当日那对男女本是前往十字街口的那家店铺,想来应该也像小友这般想要去打听什么。可没过多久,便又回到街上,两人脸上皆带着些警惕神色。老朽当时仔细观察,才发现,他们像是在尾随着什么人……”
老者说着说着,竟再次默然不语。沙立忍不住问道:“然后呢?他们去了哪里?”
老者似乎没有听见沙立的问话,而是看着那元器店铺对街的那家名为“多吃点”的点心作坊,吧唧着嘴:“我有个孙女,每次带她来集市,路过这‘多吃点’时,她总是被馋的迈不开腿。只可惜老朽囊中羞涩,每每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沙立微微咬牙,在心里狠狠地刮了这老者一眼,又自身上取出几块下品元晶递给老者,“这些,可给小妹妹买点点心吃。小孩子嘛,自是有些嘴馋,在正常不过了。”
“使不得!先前已收了小友颇多好处,目下怎能再如此厚颜?这决计不可。”老者嘴上说着不可,右手却已抓在沙立递着元晶的手掌上。那架势却不像要将元晶推挡而回。
沙立反手将元晶放在老者手上,脸上带笑道:“应该的。”
“老朽当日仔细一看,原来那对男女是悄悄跟踪着几名带着斗篷的大汉,往西边去了。”老者顺手将元晶收好,继续道:“其实吧,这市集本就龙蛇混杂,每日都有些见不得人的肮脏龌蹉的勾当在进行着。
许多元者并不想让人在集市中认出他们的身份,所以会做些遮掩。就是不知道那对少男少女为何盯上那些人。”
老者脸上好似带着疑惑,而后却又像想起了什么,“我记起来了。那几名大汉中,有一人走起路来特别不利索,就像是被其他几人逼着走一般。莫非,那对男女是因为这个而盯上他们的?”
灵明石猴
沙立眉头紧皱,没有接过老者的话头。思索了一会儿后,他又取出几块元晶放在竹桌上,向老者抱拳道:“感谢先生告知。”而后便起身离去。
“小友客气啦,真不让我给你算一算吗?送你一卦如何?小友……”
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老者的呼声,沙立走到十字街口后,向西边疾疾奔去。
看着沙立匆忙离去的背影,老伸出的手缓缓放下,“唉——还是个急性子?”老者将方才沙立给的元晶取出,放在桌上,“不过,有些这,倒也足够了。”
如果沙立此时在此,而且留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被老者取出的元晶,正是他反手塞着老者手里的那几颗。
鋼鐵年代
我的总裁老公 夏樰葵
老者将手掌悬在那几块元晶上,没过多久,自那几块红色的元晶上各自逸出一缕白光,并被老者迅速抓在掌心。
做完这一切,老者似乎很是满意,莹润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接着他一挥手,摊上的桌椅等物全部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