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l2d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愛下-第兩千二百七十章 大戰起!鑒賞-4pv7g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说出这四个字来的时候,那些毁运者心中都是无尽的剧痛。
他们,都是毁运者,毁灭了无数的时代,任何一尊都是一个时代之中无敌的存在,是一个大时代之中,堪称至尊一般的存在。
可如此最多的存在汇聚在这里,却没有丝毫的办法,面对一尊年轻无比甚至是这个时代之中诞生的妖孽,他们束手无层,只能喊出自己无能来。
这对于那些毁运者来说,实在太过难以接受了。
只是可惜,为了可以活下去,他们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帝陀罗刹利只是轻轻的看了这些存在一眼,而后就这样缓缓的迈出了脚步。
这一刻,混沌之中出现了无数的光晕,而这些光晕之中似乎蕴含了无法想象的可怕本源之力。
只是,只是,只是!
只是这些本源,这些无上可怕的力量,却不是用来杀伐的。
而只是,作为垫脚石!
没错,就是简单的垫脚石!
用来,让那尊无上伟大的皇,走出这混沌的垫脚石。
就这样,一步,又一步,终于,还是缓缓走出了!
而这一刻,整个界域战场之中,猛然间出现了无数璀璨的光芒…
无数,真的就是无数,无数璀璨的光芒从这界域战场之中的一切角落出现,纷纷朝着那尊可怕的无上皇覆盖而去。
夏渊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些光芒之中蕴含的,都是超脱了一切的无上之力!
而这些无上之力,瞬间爆发,璀璨到极致。
这样可怕的力量,如果全部用来针对夏渊的话,那么夏渊估计也会被重创的!
是的,重创!
如今可以让夏渊重创的力量,也就是唯有之前的时候,那尊窃运者以自己积累了无数时代的气运化作的气运天刀,才有着如此的威能了!
可现在,只是这些光芒,就给了夏渊这样的可怕感觉!
不过下一刻,夏渊却看到了!
那无数的光芒朝着那尊帝陀罗刹利陛下覆盖而去的瞬间,消失了!
是的,完全彻底的消失了!
夏渊只是看到那些光芒在混沌裂缝边缘汇聚,而后那尊帝陀罗刹利陛下只是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手臂,就让那无数的可怕光芒直接消失了!
妃誠勿擾之特工嫩後 淺曉萱
只是,这一刻那尊帝陀罗刹利陛下却停下了脚步,
他就这样看着,看着整个界域战场…

夏渊在看来,那些毁运者在看着,古苍始祖和夏紫也在看着,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而看着那尊可怕的存在,猛然间古苍始祖似乎想到了什么!
“帝陀罗刹利?!”
“帝陀罗刹利!!”
“是帝陀罗刹利!!!”
古苍始祖的眼中出现了骇然极致的色彩!
他,想到了!
瞬间之后,古苍始祖的声音出现在了夏渊的脑海之中。
“夏渊,跑!!”
“不要管我们!!”
“我知道你有办法的,赶紧离开这里!!”
赶紧离开这里!
是的,这就是古苍始祖唯一的交代!
虽然知道夏渊可怕,虽然知道夏渊的无敌,但是此刻当知道那尊被诸多毁运者召唤而来的存在,竟然是传说中的帝陀罗刹利之后,古苍始祖唯一的念头,就是让夏渊逃走!
“带着夏紫一起走,我会燃烧整个界域战场全部的力量,短暂的阻拦他降临!”
“跑,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跑!!”
这,才是古苍始祖最终的手段,也是同归于尽的手段。
将整个界域战场彻底的献祭,换来那帝陀罗刹利陛下脚步的延缓…
这,也是古苍始祖唯一可以做到的了…
夏渊看着那尊可怕的开天圣皇,而后看向了那边的古苍始祖,而此刻古苍始祖已经疯狂了。
下一刻,夏渊已经出现在了古苍始祖的身边。
“这帝陀罗刹利,到底是什么来头?”
只是看到古苍始祖的样子,夏渊就知道这所谓的帝陀罗刹利陛下,肯定是已准备无法想象的恐怖存在,是超越了任何存在的想象极致的存在啊!
不过,只要不是白痴,那么稍微一想就可以知道的!
毕竟,那可是开天圣皇啊!
而一尊开天圣皇,如何不是超越一切的存在呢!
古苍始祖看着夏渊,眼中都是苦涩的笑容,因为就连古苍始祖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将帝陀罗刹利这样一尊传说中的存在都召唤出来了!
“跑吧,夏渊!”
“算我求求你了!”
“不要留在这里了!!”
古苍始祖眼中都是哀求的色彩。
只是可惜,夏渊却沉默了,而后摇了摇头。
他看着古苍始祖,而后又看向了那边尚未踏足到这一方世界之中,依然还是存在那无尽混沌之中的帝陀罗刹利,笑容渐渐的出现了。
“逃走,不是我夏渊的性格…”
夏渊顿了一下:“况且,您觉得我们,真的可以逃走吗?!”
听到夏渊的话,古苍始祖微微一愣,其实他很想说可以的。
但是此刻,当古苍始祖从那种震撼之中恢复过来之后,他只能是苦笑,充满了绝望的苦涩笑容了!
因为古苍始祖似乎已经意识到,逃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点可能都没有!
很简单,夏渊和夏紫,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他们本身的实力,都远远凌驾在一切之上,是因为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限制,才让他们无法返回出那无敌的实力来。
可夏渊…
就算是没有了任何的限制,可夏渊的实力也就是那样!
毕竟,现在的夏渊还是太年轻了,他拥有的底蕴,是不足的。
走出这界域战场之后,夏渊还是如现在一般的实力!
而如此的实力,想要在那帝陀罗刹利的追杀之下活下来,是没有丝毫希望的…
看着夏渊,夏渊挂满了笑容的面容深处,是一种颤抖,是一种对于兴奋的颤抖!
夏渊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战魂在恐怖的咆哮!
如今,已经不是战魂复苏了,而是咆哮!
他感受到自己的战血,正在不断的沸腾,夏渊感受到自己的灵魂,竟然也在开始疯狂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一幕,是夏渊从前的时候,不曾经历过的一幕,不曾感受过的啊!
而现在,就是这样,就是如此!
夏渊,无尽疯狂,他甚至已经无法压制自己那种无敌的战意了。
“这帝陀罗刹利,究竟是什么存在…”
夏渊看着古苍始祖,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而古苍始祖此刻眼中都是绝望的色彩。
“那帝陀罗刹利,是传说中的十八天之一!”
十八天?
夏渊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说法。
而古苍始祖只是摇了摇头:“具体十八天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因为这是禁忌!”
“就算是我人皇夏家有着可怕的传承,甚至无视诸多规则禁忌的存在,都可以将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真相记载下来,但是涉及到开天圣皇,还是无法记录太多!”
“而关于那帝陀罗刹利,关于那十八天,在我们家族的传承之中也仅仅只有一尊话——”
“永恒,无敌而又无上伟大的存在!”
“是曾经,我追寻的脚步…”
是曾经,我追寻的脚步…
这个我…
夏渊已经瞬间明白了!
这些记载,就算是一尊准皇,甚至传说中的半皇存在,都是没有资格记载流传下来的,有资格记载的,只有他——
只有他们人皇夏家的始祖,那开天圣皇境界的——
夏渊始祖,夏皇陛下!
而这个我,自然指的就是夏皇了!
夏渊算是明白,为何古苍始祖会如此的恐惧震撼了。
因为,那是曾经夏皇都要追寻的存在,这意味着什么,夏渊不是白痴自然知道!
这尊帝陀罗刹利陛下,是超越了夏皇的存在。
甚至,是比起夏皇强大很多的存在啊!
不然的话,夏皇也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记载了…
十八天,十八天!
而现在走出的帝陀罗刹利,就是十八天之一…
“无所谓了…”
夏渊缓缓的吐出了这四个字之后,脸上在疯狂之余,已经出现了一丝淡然的色彩!
是的,无比的淡然,因为夏渊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战斗吧!
既然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那么就继续战斗下去吧!
唯有战斗,才可以解决一切!
而且,夏渊相信!
相信这里,这里的规则存在!
相信,这里的一切!
所以,夏渊在等待…

久远的时空之外,那尊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陛下,嘴角出现一丝笑容。
他就这样站在那无尽混沌世界边缘地带,笑容开始扩散了。
“有意思,真的太有意思了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
“无数的时代之后,竟然还可以碰到这样有意思的地方…”
诸多的毁运者抬起头,有些不是很明白帝陀罗刹利陛下的意思,而帝陀罗刹利此刻似乎心情很不错,竟然开口解释了起来。
“这里,是一处惊世之地啊!”
“这里,应该隐藏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吧…”
诸多的毁运者没有开口,这一点他们也是感觉到了,只是不敢肯定罢了,而如今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都这样说了。
那么毫无疑问,这里真的就是隐藏了无数的秘密,肯定是有着可怕的震撼秘密存在。
不然的话,帝陀罗刹利是不会这样说的。
今天开始做项羽
“我竟然在这里,感受到了不下三尊开天圣皇留下来的印记。”
“这里的规则,竟然是三尊开天圣皇交织留下来的…”
此话一出,那几尊毁运者瞬间呆滞。
虽然他们知道来到这里,就被这里的规则压制,让他们无法动荡最为强大的力量而感到有些迷惑,但这些毁运者却从未想过,这里的规则,竟然牵扯到了开天圣皇的存在!
开天圣皇留下来的印记!
这里的规则,竟然是属于开天圣皇的!!
这,这,这…
难怪,原来如此!
如果,是开天圣皇留下来的印记,如果这里的规则源自于一尊开天圣皇的话,那么在这里他们被压制,那么也是正常的。
甚至就算是他们成为了准皇,乃至成为了传说中的半皇,于这里同样还是会受到压制的!
皇道之下,皆为蝼蚁!
这一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啊!
开天圣皇的存在,那是已经超越了任何的极限存在,而开天圣皇的规则之下,他们这些只是王的存在,如何有资格忤逆呢!
所以,所以…
原来这才是真相啊…
“可惜了…”
帝陀罗刹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要是我的意志,可以多一点的话,那么这里的规则无法将我限制。”
“但现在…”
帝陀罗刹利轻轻的摇了摇头,那意思已经十分的明白了。
虽然,他是十八天之一,虽然他是最为可怕伟大的开天圣皇之一。
但是,面对三尊开天圣皇留下来的规则烙印,只是一小点意志烙印的他,还是无法对抗的。
一旦走入到这里,帝陀罗刹利还是会受到这里规则限制的。
而这话,帝陀罗刹利没有任何的掩饰,夏渊也是听的清清楚楚。
这一刻,夏渊轻轻攥了一下拳头!
果然,果然如此啊!
就算是开天圣皇,依然还是会受到限制的!
当然夏渊此刻也明白,如果要是本体——
不,不需要本体的降临,那帝陀罗刹利如果降临的意志在多一点的话,那么这里的规则就无法压制他了。
那样的话——
简直就是浩劫!
如今,也就是意味着,帝陀罗刹利的存在,只能发挥出规则压制之下的实力来。
而这——
他夏渊,为何不能一战!
夏渊知道,这一战将会是自己此生之中最为璀璨的一战,将会超越曾经的一切,是夏渊此生之中最为辉煌灿烂的一战!
而这样一战,也是夏渊期待的,也是夏渊渴望的一战啊!
赌上了自己的生命,赌上了自己的命运,赌上了自己的一切和一切,胜则生,败则亡!
这,就是唯一的结果!
夏渊在动荡,而那尊帝陀罗刹利,最终还是迈出了脚步。
而这一刻,无数的恐怖动荡出现了,一道道可怕的威能不断绽放,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出现了无数可怕璀璨极致的颤抖,而这些力量纷纷汇聚,就这样出现在了这帝陀罗刹利的身边!
当帝陀罗刹利一脚已经走入到这界域战场之中的时刻,那无数的规则就这样汹涌了而来,将帝陀罗刹利完全的覆盖了。
帝陀罗刹利没有挣扎,因为帝陀罗刹利知道,挣扎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那样,反而是浪费自己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存在,能够将这些毁运者逼迫到这样的程度,但对方想来也应该不是很弱小的存在吧!
帝陀罗刹利不喜欢浪费多余的力量在这些无谓的地方,毕竟他本身只是一丝丝的本源印记降临,而这也就是意味着,他是无法长时间在这里战斗的。
所以,此刻帝陀罗刹利任由这些规则将自己覆盖!
不过,就在这些规则将帝陀罗刹利几乎要完全覆盖的时刻,帝陀罗刹利却微微抖动了一下手臂!
而就是这一下轻微的动作,顿时让那封印似乎出现了一丝的裂缝!
这,就是帝陀罗刹利的打算!
没错,这样一丝的裂缝,甚至是让这规则都无法改变的一丝裂缝!
而凭借这一丝裂缝的存在,帝陀罗刹利于这时空之中就是无敌的存在!
他,是可以发挥出这界域战场允许规则极限之上的实力!
虽然,之是超越了一点点,但这已经足够了!
帝陀罗刹利,从来都不是一个狂妄的存在,有规则可以利用的话,那么帝陀罗刹利自然不会放过了…
带着一丝的笑容,帝陀罗刹利终于就这样,直接降临在了这界域战场之中了…

之前的夏渊是疯狂无比的,战血在沸腾,灵魂在咆哮,夏渊的力量几乎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可是,当真正面对帝陀罗刹利的时刻,夏渊却发现,自己反而已经冷静下来。
是的,冷静下来了,无比的冷静。
甚至是,有些冰冷的感觉!
帝陀罗刹利,就这样缓缓走来了。
此刻,甚至不需要那些毁运者去说,帝陀罗刹利似乎就知道那尊诸多毁运者无法对抗的存在,就是夏渊…
他,就这样出现在了夏渊的面前。
夏渊,静静的看着帝陀罗刹利,眼中都是无尽平静的色彩。
茶香满星空重生
而此刻的帝陀罗刹利,只是带着满脸的笑容。
“不错,不错,你竟然可以将这些永恒之王的存在逼迫到这样的程度,你真的很不错了…”
是的!
夏渊对于帝陀罗刹利可以看出自己真正的境界,可以看出自己的年龄来,是没有丝毫意外的,毕竟就算是那些毁运者都是可以轻易看出来的,而这帝陀罗刹利虽然只是意志化身,只是最为微小的一丝意志化身。
可帝陀罗刹利,始终还是十八天之一,还是那让曾经的夏皇都要说出追寻话语的存在啊!
“其实此刻我也是十分好奇,你的实力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呢?!”
“比起,曾经昔日这样年龄之中的我,又能如何呢?”
帝陀罗刹利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对于帝陀罗刹利这样的存在而言,他们要的就是一切之中最为强大。
而显然,帝陀罗刹利也很好奇,自己在这样的年龄之中,和夏渊相比如何呢?
“不过,既然可以将那些毁运者逼迫到那样的程度,甚至连自己的本源都不在吝啬,直接贡献出来,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现在的你,其实是有资格让我真正重视的。”
是的,从帝陀罗刹利的口中,终于还是说出了重视这两个字!
而可以让一尊开天圣皇,甚至可能是开天圣皇之中,无上伟大的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陛下说出重视,那么已经足以体现出夏渊的高贵和伟大了。
不过,对于帝陀罗刹利的这些话,周围的那些毁运者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他们都是无比的平静。
因为,在这些毁运者看来,夏渊虽然是敌人,甚至是他们无比憎恨的存在,但是这些毁运者却依然还是承认夏渊的可怕和强大,依然还是承认夏渊的无双和盖世!
如此可怕伟大的一尊妖孽,确实有资格对得起任何的评价!
这些毁运者都知道,如今帝陀罗刹利只是感受到夏渊的强大而已,但是夏渊如何的强大,现在的帝陀罗刹利还不曾知道。
只是,此刻能够让帝陀罗刹利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些毁运者心中还是无比羡慕的。
他们知道,如果换成自己等人的话,那么帝陀罗刹利甚至连评价一下的可能都没有。
毕竟,他们虽然是永恒之王,甚至其中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都是几乎要踏足到准皇领域的存在了,但和伟大的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相比,还是如同蝼蚁一般。
这是,曾经原始时代之中,主宰天地臣服的最为伟大的主宰存在啊!
是,真正一切最终极的存在,是超越了一切想象极致的无上永恒存在。
而此刻帝陀罗刹利说出重视两个字,那么也就是意味着一点!
那就是在帝陀罗刹利的眼中,夏渊是有资格最终成为一尊开天圣皇的存在!
是的,起码在是在曾经的原始时代之中,那气运昌隆,天地璀璨的时代之中那,可以成为一尊开天圣皇的存在啊!
不过…
这些毁运者其实真的很明白,无比的明白!
異世大話 範氏之魂
就算不是在开天时代之中,以夏渊展现出来的这一切,也都是无敌的,都是可以同样称之为伟大的!
夏渊,就算是在如今这样的时代之中,他也是可以成为开天圣皇的!
开天圣皇,或者说就算是半皇的存在,只要是踏足到了皇道领域,那么基本上都是依靠一些机缘,都是依靠一些气运或者其他的办法成功的。
但是这些毁运者当看到夏渊之后,他们就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夏渊的存在,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是的,夏渊完全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气运机缘之类的!
他,将会以力证道,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证道天地之中!
看着那边的帝陀罗刹利,诸多的存在没有多说什么,可是他们却还是隐隐有着一丝的担心!
帝陀罗刹利,是无敌的存在,是十八天之一的存在!
堪称无数的时代之中,最为伟大永恒的存在,是历史之上,是任何之上,都是站在最巅峰的无上存在。
可以说,或者无数的岁月之中,可能出现过比肩帝陀罗刹利的存在,但是绝对没有可以超越帝陀罗刹利的存在!
因为,帝陀罗刹利代表的应该就是极致了吧!
应该,是吧!
这些毁运者不曾知道那原始时代之中的事情,他们也只是猜测,但是在他们的猜测之中,帝陀罗刹利就是这样的存在,这样无敌永恒伟大的存在!
可是…
帝陀罗刹利面对的,是夏渊!
也许,可能会有存在说说,他们是被夏渊打怕了!
是的,这一点那些毁运者都承认,甚至就算是那几尊极致的毁运者也承认,他们是真的害怕夏渊了!
毕竟,夏渊展现出来的一切,都太过逆天,让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对抗的资本。
但这却不代表,他们是因为畏惧夏渊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夏渊,就是强大,就是恐怖,就是可怕啊!
夏渊这样的存在,不是任何的生灵可以想象的!
单纯只是说的话,谁也不会意识到,甚至会感觉他们的话语都是夸大其词。
但是如果真正和夏渊对抗之后,那么才会知道他们说的,只是夏渊恐怖的一小部分!
唯有真正和夏渊对抗过之后,才会知道这尊妖孽代表的是什么…
只是可惜,此刻这些话那些毁运者却不会说出来了。
他们内心深处,还是在期待,期待帝陀罗刹利可以真正将夏渊击杀!
如果不能的话,那么,那么…
那么一切就要彻底的完结了!
那么代表的,就是他们要陨落这天地之中了!
所以,此刻无比的紧张,无比的严肃!

帝陀罗刹利缓缓走来了。
而此刻的夏渊,终于还是换换的吐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何,此刻面对帝陀罗刹利的时候,当在夏渊真正意义上直面这尊无上可怕存在的时候,之前那种兴奋那种战力,已经趋于平静之中了!
不是说,夏渊面对帝陀罗刹利已经不存在任何战意。
而是因为帝陀罗刹利的存在,已经让夏渊的战意,达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极致之中!
是的,就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极致圆满之中!
唯有这样的时刻,唯有这种疯狂极致之后,夏渊才会出现这种超越一切的绝对冷静!
那一刻的夏渊,笑了。
笑容满面,充满了一种平静的色彩,甚至就连眼底最深处,都是这种平静的色彩。
这是夏渊,从未有过的色彩!
“皇道领域的存在吗?”
“真正意义上的,皇道领域的存在吗?”
夏渊的笑容是如此的璀璨。
“你可知道,我等待你,已经很久了…”
听到夏渊的话,帝陀罗刹利微微一愣。
到了帝陀罗刹利这样的级别,从来不会去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而此刻也是如此!
帝陀罗刹利看着夏渊,带着一种好奇的色彩。
“你,在等待我的出现吗?”
夏渊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的他,是真的从未有过的平静!
这种平静,是曾经任何时候都没有出现过的。
不知道为何,夏渊分明已经感受到自己灵魂的震颤,感受到不到自己血脉的沸腾,甚至感受不到自己战魂的复苏了。
但,他就是知道,就是知道,自己已经兴奋,已经战栗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
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状态,而这种状态…
真的很舒服…
是的,舒服…
虽然说,夏渊在极致疯狂的时候也是可以保持冷静的。
但是那种冷静,永远说不上绝对的冷静。
依然,还是会出现意外的。
可现在不同!
因为夏渊知道,现在自己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中,是真正的冷静,超越一切想象的冷静,一种绝对极致的冷静状态!
他,只是看着,静静的看着。
“是啊,我其实,都是在等待你的出现…”
想了一下,夏渊觉得自己似乎可能是说的不太清楚。
微微改变了一下之后,夏渊继续说道:“其实呢,并非是单纯指的你,只能说你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出现了!”
“那么,我说的,就是你了…”
其他的存在对于夏渊的话,或者不是很明白,可是帝陀罗刹利一瞬间却全部懂得了!
因为帝陀罗刹利本质之上,是和夏渊一般的存在!
因为帝陀罗刹利的存在,曾经也是一个时代之中,是无数的时代之中,最为无敌惊艳绝世的妖孽啊!!
所以,此刻帝陀罗刹利无比的清楚,无比的了解知道夏渊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对方等待的,是他,也不是他!
或者说对方真正等待的,是一个对手,一个可以让他肆无忌惮,可以倾尽自己一切力量战斗的对手啊!
而显然,这个对手,一般的存在已经不够这样的资格了。
唯有,那些无上的存在,唯有那些最为逆天的妖孽或者强者,才有这样的资格!
而自己,显然就是这样的一尊存在。
看着夏渊,帝陀罗刹利嘴角出现了笑容,一种开心的笑容。
作为一尊无上无敌的存在,帝陀罗刹利从来不会畏惧任何的战斗,不管是顶尖之间的战斗还是普通存在之间的战斗都是如此!
夏渊,是渴望一尊无敌的存在可以战斗,而帝陀罗刹利何尝不是如此那么!
他是无敌的存在,他同样渴望那种极致的对抗!
而显然…
虽然不知道夏渊是否值得自己这样去做,但是帝陀罗刹利还是充满期望的。
毕竟,这一尊在年轻的境界之中,就依靠一人的力量,将那些永恒之王逼迫进入到绝望之中的存在啊!
如此的妖孽,或者真的值得他认真的去对待吧!
“那么,可以开始了吧…”
帝陀罗刹利笑容灿烂,而夏渊,此刻也是出现笑容了。
“那么,就开始吧…”
可以开始了吧,那么就开始吧!
那么,就开始吧…
古苍始祖,夏紫!
那诸多的毁运者,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
他们,都在看着。
此刻这些存在都是已经意识到,这将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战斗。
是的,这是历史之上从来没有过的战斗!
不,也许还是存在的,也许在原始的时代之中,曾经出现过两尊这样逆天的存在,可原始时代之后,已经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而现在…
是无数时代之中,代表的最为极致的一次战斗,是代表的这样境界之中,最为极致的一次战斗啊!
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战斗,这是从未出现过的。
这一瞬间,终究还是绽放了。
帝陀罗刹利轻轻走出,就这样缓缓的迈出了脚步。
而那一瞬间,整个时空之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动荡!
是的,从未想到过的震荡,整个界域战场,似乎都在这种极致的震荡之中开始不断的震颤,无数恐怖的光芒从整个界域战场之中一切的角落之内不断出现!
因为帝陀罗刹利的出现,因为帝陀罗刹利的到来!
这界域战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隐隐之间,夏渊似乎看到了!
诸多的存在,似乎都看到了!
他们看到了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在这界域战场的三个方位之中,似乎出现了无比朦胧的三道身影。
那是,三道朦胧到无法看出任何,然而只是存在,却仿佛就是无尽永恒无上的身影!
虽然不曾散发出任何的威严来,但是只要看到那三道虚影的存在,就让人的心中不自然的生出一种臣服的冲动。
可怕,震撼。
但是却又带着一种无上的威严,让人无法生出任何的亵渎之心来!
那是——
“开天圣皇…”
古苍始祖缓缓开口,眼中带着一种动荡的色彩。
镇守这界域战场无数的岁月,甚至从这界域战场出现之后,古苍始祖就始终镇守在这里!
曾经古苍始祖认为,这界域战场之中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所有的所有,他都是清楚都是了解的!
但如今看来…
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啊!
原来,原来!
原来他,始终都不曾真正了解过这界域战场,不曾知道,这界域战场的真相啊…

三大开天圣皇的虚影,也只是虚影,也只是镇压这天地气运的存在,也只是镇压这时空的存在,是作为规则的掌控者而出现的。
他们,才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真正的主宰者!
或者说,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其实就是他们吧!
是的,应该就是他们,是他们的意志化身!
而如今,全部都出现了!
当夏渊和帝陀罗刹利要开启那最终崩战的时刻,这些化身不在只是规则,而是直接显化了…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一切,就这样静静的掌控着一切,无比的安静,没有丝毫的动荡。
而夏渊没有在意,帝陀罗刹利同样没有在意!
他们知道,那只是一些规则的化身,和帝陀罗刹利还是不同的。
因为此刻的帝陀罗刹利,起码还是有着自己本源意志的存在,还是有着灵智的。
而那三道虚影,也只是一些规则的化身,没有任何的感情,只能机械的按照之前既定的程序不断运转…
夏渊的气息在震荡,而此刻帝陀罗刹利同样也是如此。
可怕的威能,瞬间惊扰了整个天地之中。
而后…
夏渊和帝陀罗刹利的气息,就这样碰撞在了一起!
瞬间,周围的时空又一次崩碎了!
那可怕的力量,瞬间从这天地之中不朽的战斗了出来!
方圆万里,千万里,亿万里,亿万万里!
开始的时刻,只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所处的疆域方位之中出现这种可怕的无抵抗,然而只是短短的瞬间,却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天地之中!
这是从未出现过的一幕,这是让人感到惊颤,甚至是感到恐惧的一幕啊!
没有存在可以想到,竟然会出现如此的可怕一幕,没有存在可以预料,夏渊和帝陀罗刹利甚至只是气息之间的对抗,却有着如此可怕的威能!
可怕,真的太过可怕了!
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可怕和恐怖啊!
终于,远方的夏紫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后,古苍始祖和一些比较弱小的毁运者已经开始后退,他们也已经无法在这种可怕极致的威严之下承受下来了。
很快,很快!
非常快!
一尊又一尊的毁运者不断的后退!
除了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之外,其他的诸多毁运者都已经离开久远之外!
而此刻,就算是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也不是很好过。
他们在承受,却也只是勉强的承受而已!
那种可怕强横的威严,简直就是无法想象和描述的!
这,只是气息的对抗,这只是气势的对抗而已!
可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气息的对抗,演绎成为了一种极致强者之间可怕的厮杀!
是的,一般而言气息的对抗,是不会有多么震颤效果的,就算是存在,那也只是微微的波动罢了!
然而此刻谁又能想到呢?!
只是这简单气息的对抗,却仿佛将天地都彻底的崩碎了一般!
那种可怕,那种震撼,那种极致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夏渊和帝陀罗刹利,虽然还是处于和大家一样的层次和境界之中,但是他们却都是超越了历史极限的存在。
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实在可怕到了极致,让人无法想象无法描述!
震撼,无比的震颤!
尚未动手已经如此,如果要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进行最终对决呢?
这一刻,想到如此的那四尊毁运者,终于还是转身直接离开了。
他们知道,要是继续留在这里,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彻底的崩碎!
甚至,并非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针对他们,而是一些简单的伤害和杀伐,只是那些余波的存在就足以将他们重创乃至虚无了。
因此,安全第一!
离开了,诸多的存在都已经完全离开。
而此刻周围无尽的疆域之中,只剩下了夏渊和帝陀罗刹利的存在。
夏渊在看着帝陀罗刹利,而此刻帝陀罗刹利也是看着夏渊。
从帝陀罗刹利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异样的色彩。
他,终究是真正可以称之为永恒的存在,是开天圣皇,甚至还是开天圣皇之中,堪称十八天之一的存在!
可谁能想到,眼前这尊明显是这个时代之中单身的妖孽,甚至还是一尊真的只能说是一般的妖孽,竟然有着如此的威能呢?!
这,已经超出了帝陀罗刹利的想象。
是的,已经是让帝陀罗刹利有些无法相信的事情了。
可事实,就是如此!
帝陀罗刹利明白,自己之前对于夏渊的评价,还是差了一些了。
这样的妖孽,真的无双啊!
“你,真的非常逆天。”
从那些毁运者口中说出逆天来,和从普通的一些妖孽强者口中说出逆天来,意义自然是不一样的。
而现在也是如此!
从帝陀罗刹利的口中说出逆天两个字,和从那些毁运者口中说出逆天两个字,又是完全的不同了!
是,彻底的不同了!
而此刻,这逆天,才是真正的逆天,让人无法想象的,恐怖极致的逆天啊!
“虽然现在我还不清楚你的实力,但只是这气息的存在…”
帝陀罗刹利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无比的眼神。
“你的实力,应该是十分的恐怖啊!”
是的,十分的恐怖!
在帝陀罗刹利看来,虽然很多存在,气息强大未必代表本身的实力也是无比的强大可怕,但是到了他们这样的级别境界,气息一旦无比的强大,那么实力肯定不会弱小的!
是的,就是如此!
帝陀罗刹利就敢这样的肯定!
如他们一般的存在,气息很多时候,代表的就是一切!
当气息足够强大的时刻,那么代表的也就是本身的实力足够逆天可怕!
夏渊依然还是如此的平静,如果是其他的存在被这样夸奖的话,那么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毕竟帝陀罗刹利那是什么存在!
但夏渊,却无所谓!
到了夏渊的级别存在,别人的夸奖如何已经无法让他有丝毫的动容了。
因为,在夏渊的眼中和心中,自己早就是那无敌的存在,是俯瞰一切的无上伟大。
所以,无所谓别人如何说,无所谓别人怎么看!
帝陀罗刹利看到平静的夏渊,没有多说什么。
夏渊越是如此,帝陀罗刹利也是充满了一种感叹。
至于说杀意…
帝陀罗刹利其实是没有多少杀意的。
因为对于帝陀罗刹利来说,就算夏渊如何逆天可怕,最终也是不会超越自己的,也是无法和自己相比的!
所以对于夏渊,帝陀罗刹利只是一种欣赏无比的态度。
“是否如此,那么一会,就知道了…”
突然间,夏渊笑了。
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
而当这种笑容出现的时刻,周围的时空开始,彻底的塌陷了!
EXO的天使女王
这一次的夏渊,是真的认真了,无比的认真了!
因为,只是夏渊迄今为止遇到的最为可怕的存在,是最为恐怖的对手!
夏渊不知道这位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是否可以和当初在天堑渊迷雾之中看到的那尊无敌的存在相比,但是夏渊却知道,那迷雾之中的存在,始终都是虚幻的!
夏渊曾经询问过无数的存在,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存在知道,甚至他们跟别不认为会出现这样一尊伟岸的强者!
可是面前的帝陀罗刹利,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是整个诸天之中,是一切时空,甚至就算是在那无尽璀璨的原始时代之中,都是最为顶尖极致的无上存在啊!
而面对这样一尊存在…
夏渊的笑容是如此的灿烂!
这,才是夏渊的对手,是夏渊期待的对手!
当他不得不战,只能去战的时刻,当夏渊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疯狂一战的时刻,这才是夏渊期待的!
将自己一切的退路全部封死,让自己完全的疯狂,放弃自己全部一切的最强大一战!
这,才是夏渊最为渴望的战斗姿态啊!!
所以,所以…
那么,就疯狂吧!
那么就让我的力量,彻底的绽放吧!
之前和那些毁运者战斗的时候,夏渊几乎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极致底蕴,甚至连那无上的大永恒状态都进行了加持。
但是…
那时候的夏渊和现在比起来,还是有着差距的。
因为此刻的夏渊,似乎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莫名的状态之中。
战血已经不在沸腾,可夏渊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在这平静之下的那种压抑,在这种完全的宁静之下,那种可怕的蒸腾,那种强横的震颤!
这不是结束,而仅仅只是开始!
当夏渊彻底复苏的那一刻,当夏渊极致一战的时刻,那平静的战血将会彻底的爆发!
不是复苏,而是爆发!
那将会是史无前例的爆发,将会是超越曾经极限,超越了任何想象的最为可怕的爆发啊!
而那最为可怕的无上的战魂,那让夏渊真正逆天而行,真正让夏渊和天地一战的可怕永恒战魂,同样也是如此!
最终一刻,当真正战斗到来的时刻,一切都会复苏,都会走到一个夏渊曾经无法想象的极致之中!
而夏渊等待的,就是这样的时刻啊!!
如今的夏渊,已经完成了极致的最为恐怖的加持,是再也没有丝毫保留的极致加持,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一个已经超越了一切想象极致的伟大境界。
这,将会是夏渊,最为璀璨的一战!!
久远的时空之外,那诸多的毁运者,那古苍始祖和夏紫,通过秘法依然还是可以看到这里发生的时候,他们依然还是看到了此刻夏渊周围出现的可怕一幕啊!
是的,可怕,无尽的可怕,无法想象的可怕!
只是夏渊周围力量的溢出,甚至无需任何的杀伐之术,直接让周围的时空完全碎裂了!
他们不敢想象,如果夏渊要是全力出手的时刻,又会恐怖可怕到何种程度呢!!
也许那时候,天地都会彻底的崩塌吧…
虚无的力量不断的蔓延,可怕的震荡不断出现,夏渊的威能开始提升,不断的提升,疯狂的提升!
只是短短的一个瞬间,夏渊似乎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之中!
虽然,夏渊的力量还是之前的力量,甚至给诸多存在的感觉,现在的夏渊和曾经比起来,似乎没有太多的区别,可他们知道,现在的夏渊比起刚才和诸多毁运者战斗时候的夏渊来,可怕了何止一倍,何止十倍!!
这,就是夏渊…
一个,最为强大的夏渊,无法想象的夏渊!
那边的帝陀罗刹利的面容之上已经不在只是笑容了,此刻他充满了一种凝重的气息。
知道夏渊强大,知道夏渊无双,甚至认为自己之前的评价是小看夏渊了。
可现在,当看到这一幕之后,帝陀罗刹利才发现自己仍然还是小看夏渊了!
“好,很好!!”
刹那间,帝陀罗刹利的气息也完成了终极的蜕变和复苏,只是一瞬间帝陀罗刹利竟然已经提升到了一种同样无法想象的境界之中!
周围的一切,瞬间战裂!
当看到这一幕之后,夏渊出手了!
如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如今这样级别的存在,他们是不存在什么先手之说的,一切的复苏,都可以在一瞬间完成。
这一刻夏渊出手,强大的力量震荡虚空!
那一瞬间,整个天地之中进入到了昏暗的世界之中!
只是,这昏暗的世界,却充满了暮色的黄昏!
刹那之中,一切的黄昏,碎裂了!
这黄昏,代表的不在只是那一方世界的存在,而是一个时代,一段岁月,而是一种传说,一种传奇!
这是,诸神的黄昏!
一念——
黄昏碎!!
诸天动荡,黄昏碎裂!
诸神的时代已经结束,而如今,是属于我的时代!
在属于我的时代之中,就让这一切和一切,都彻底的粉碎虚无吧!
就让所有和所有的存在,都从此以后成为完全虚妄的存在,成为他们最终归宿,成为——
传说吧!
只是开始的时刻,夏渊动用了强大的杀伐之术!
虽然,并非终极,但是这一击之中蕴含的,却是属于夏渊的精气神,是夏渊无上极致的可怕之力啊!
浩浩荡荡,开始时刻只是夏渊气息溢出,都足以将周围的时空彻底的崩碎,而此刻当夏渊真正认真起来的时刻,当夏渊真正施展出这样强横杀伐之术的时刻,没有任何的空间,没有任何的存在是可以阻拦的!
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所谓的规则都是成为了玩笑!
曾经在这里,除非是禁忌之主的存在,除非是那些可怕的圣城极致底蕴,那些神话级别的存在进入到禁忌领域之中,不然想要真正意义打碎这里的虚空,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
不断的碎裂,不断的虚无!
一切,都在消失…
帝陀罗刹利动荡,周身出现了无数朦胧的护罩,一层又一层的不断叠加,不断的覆盖在帝陀罗刹利的身体之上,仿佛天地毁灭都无法影响分毫!
当夏渊无敌的力量震荡在这可怕护罩之上的时刻,只是出现了无数的涟漪!
而在这护罩之中的帝陀罗刹利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看到这一幕,或者很多的存在会认为,夏渊拿这帝陀罗刹利没有任何的办法。
然而此刻的帝陀罗刹利脸色,却已经凝重太多了!
因为帝陀罗刹利自己知道这秘法,是何等强大的秘法!
他,从来没有小看过夏渊,甚至可以说帝陀罗刹利已经将夏渊在他心中的位置提升的很高很高,几乎——
几乎都快要和年轻时代之中的自己比肩了!
可此刻,帝陀罗刹利第三次的发现,自己还是,再一次的小看了夏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