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ktk精华都市言情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武辰佑-第1216章 尋找“充滿回憶的地方”(四千字修改中…)看書-3v6ux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好困,各位明天看吧,我修仙尽力搞定)
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到百岁。
鉆石暖婚:迷糊嬌妻寵上天 顏北煙
四十年的光阴,已经是绝大部分人的半生。
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年轻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候。
浪费了这段光阴,只为了和童年的那个他见上一面。
或许会有人觉得这很“傻”。
也会有人觉得这个故事很浪漫。
可若是想不起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在那儿,那就算用打听联系方式的方法联系上,这份浪漫也会被破坏。
这份跨越了四十年时间长河的等候,最好能以一个完美的句号收尾。
这是同样身为女生的小哀,心中所期望的。
让两人见面固然好,她今天也一定会让两人成功见面。
若是阿笠博士能想起来那个地方是哪里,那当然是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她会把木之下的联系方式告诉阿笠博士。
之前光佑有去看过那个木之下。
知道长相,要到联系方式并不难。
或者,光佑已经有木之下的联系方式,还有地址什么的。
奉子成婚:特工狂後傾天下
她觉得光佑甚至会知道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在哪里。
这种感觉是没由来的。
想起以前光佑展现出来的“情报能力”,她就是觉得光佑知道。
只不过是为了这份等候的意义,一直没说而已。
时间就定在今天日落之前。
能想起来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那她也就不得不用一些特殊方式,来让两人见面。
她和光佑是一样的。
想让这持续四十年的约定完美谢幕。
不过,她们也不会死心眼到不完美就干脆不见的地步。
并且这一切都有个前提。
说完刚才那些,小哀就又说道:
“不过,这一切都是假设她今天真的在那个地方等才会成立的事情。”
“最好的方法还是找到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光佑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步美附和道。
她说道:
“如果我知道我在等的那个人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会有些伤心的。”
自己所珍视的,对方却不在意。
——————
强烈的落差感会让人很难受。
特别是对方已经等了整整四十年。
本来就强烈的落差感就会变得愈发强烈。
只是伤心、失望的话,那都算好的了。
“可这些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硬要让我想起来的话可能…有些勉强。”
话虽这么说,但阿笠博士还是用手捏着下巴,面露思索。
他也想快点想起来。
可都过去那么久,明信片上也只说是“充满回忆的地方”。
没有别的提示,他实在有些想不起来。
观察了下明信片后,柯南说道。
“其实还是有线索的。”
紧接着,柯南就把明信片贴邮票的那一面正对几人。
他指着写着阿笠博士名字下放的一排数字,说道:
“你们看,在博士名字下面不是有很多数字么?”
“搞不好这些数字就是提示那个地点的暗号。”
那排数字是:
4163 33 60
三个数字中间有间隔。
数字下方还有一段含有动物的文字。
好像有了新的线索,可众人压根就搞不懂这“暗号”是什么意思。
于是,步美就问阿笠博士。
可阿笠博士也不知道。
“博士要是知道意思的话,估计早就去见她了。”光佑靠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真是丢脸…”阿笠博士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这件事他做的确实不对。
要是当年去问一下学校的话,或者知道“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哪里,那也不至于到现在这样。
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到百岁。
四十年的光阴,已经是绝大部分人的半生。
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年轻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候。
浪费了这段光阴,只为了和童年的那个他见上一面。
或许会有人觉得这很“傻”。
也会有人觉得这个故事很浪漫。
可若是想不起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在那儿,那就算用打听联系方式的方法联系上,这份浪漫也会被破坏。
这份跨越了四十年时间长河的等候,最好能以一个完美的句号收尾。
这是同样身为女生的小哀,心中所期望的。
让两人见面固然好,她今天也一定会让两人成功见面。
若是阿笠博士能想起来那个地方是哪里,那当然是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她会把木之下的联系方式告诉阿笠博士。
之前光佑有去看过那个木之下。
知道长相,要到联系方式并不难。
愛的主題曲之愛我妳怕了嗎
或者,光佑已经有木之下的联系方式,还有地址什么的。
她觉得光佑甚至会知道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在哪里。
这种感觉是没由来的。
想起以前光佑展现出来的“情报能力”,她就是觉得光佑知道。
只不过是为了这份等候的意义,一直没说而已。
时间就定在今天日落之前。
能想起来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那她也就不得不用一些特殊方式,来让两人见面。
她和光佑是一样的。
想让这持续四十年的约定完美谢幕。
不过,她们也不会死心眼到不完美就干脆不见的地步。
并且这一切都有个前提。
说完刚才那些,小哀就又说道:
“不过,这一切都是假设她今天真的在那个地方等才会成立的事情。”
“最好的方法还是找到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光佑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步美附和道。
她说道:
“如果我知道我在等的那个人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会有些伤心的。”
自己所珍视的,对方却不在意。
强烈的落差感会让人很难受。
特别是对方已经等了整整四十年。
本来就强烈的落差感就会变得愈发强烈。
只是伤心、失望的话,那都算好的了。
“可这些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硬要让我想起来的话可能…有些勉强。”
话虽这么说,但阿笠博士还是用手捏着下巴,面露思索。
他也想快点想起来。
可都过去那么久,明信片上也只说是“充满回忆的地方”。
没有别的提示,他实在有些想不起来。
观察了下明信片后,柯南说道。
“其实还是有线索的。”
紧接着,柯南就把明信片贴邮票的那一面正对几人。
他指着写着阿笠博士名字下放的一排数字,说道:
“你们看,在博士名字下面不是有很多数字么?”
“搞不好这些数字就是提示那个地点的暗号。”
那排数字是:
4163 33 60
三个数字中间有间隔。
数字下方还有一段含有动物的文字。
好像有了新的线索,可众人压根就搞不懂这“暗号”是什么意思。
于是,步美就问阿笠博士。
可阿笠博士也不知道。
“博士要是知道意思的话,估计早就去见她了。”光佑靠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真是丢脸…”阿笠博士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这件事他做的确实不对。
要是当年去问一下学校的话,或者知道“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哪里,那也不至于到现在这样。
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到百岁。
四十年的光阴,已经是绝大部分人的半生。
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年轻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候。
浪费了这段光阴,只为了和童年的那个他见上一面。
或许会有人觉得这很“傻”。
也会有人觉得这个故事很浪漫。
可若是想不起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在那儿,那就算用打听联系方式的方法联系上,这份浪漫也会被破坏。
这份跨越了四十年时间长河的等候,最好能以一个完美的句号收尾。
这是同样身为女生的小哀,心中所期望的。
让两人见面固然好,她今天也一定会让两人成功见面。
若是阿笠博士能想起来那个地方是哪里,那当然是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她会把木之下的联系方式告诉阿笠博士。
之前光佑有去看过那个木之下。
知道长相,要到联系方式并不难。
或者,光佑已经有木之下的联系方式,还有地址什么的。
她觉得光佑甚至会知道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在哪里。
这种感觉是没由来的。
想起以前光佑展现出来的“情报能力”,她就是觉得光佑知道。
只不过是为了这份等候的意义,一直没说而已。
时间就定在今天日落之前。
孤女悍妃
能想起来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那她也就不得不用一些特殊方式,来让两人见面。
她和光佑是一样的。
想让这持续四十年的约定完美谢幕。
不过,她们也不会死心眼到不完美就干脆不见的地步。
并且这一切都有个前提。
说完刚才那些,小哀就又说道:
“不过,这一切都是假设她今天真的在那个地方等才会成立的事情。”
“最好的方法还是找到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光佑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步美附和道。
她说道:
“如果我知道我在等的那个人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会有些伤心的。”
自己所珍视的,对方却不在意。
强烈的落差感会让人很难受。
特别是对方已经等了整整四十年。
本来就强烈的落差感就会变得愈发强烈。
只是伤心、失望的话,那都算好的了。
“可这些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硬要让我想起来的话可能…有些勉强。”
话虽这么说,但阿笠博士还是用手捏着下巴,面露思索。
他也想快点想起来。
可都过去那么久,明信片上也只说是“充满回忆的地方”。
無限驚悚遊戲
没有别的提示,他实在有些想不起来。
观察了下明信片后,柯南说道。
“其实还是有线索的。”
都市之逍遙至尊
紧接着,柯南就把明信片贴邮票的那一面正对几人。
他指着写着阿笠博士名字下放的一排数字,说道:
“你们看,在博士名字下面不是有很多数字么?”
“搞不好这些数字就是提示那个地点的暗号。”
那排数字是:
4163 33 60
三个数字中间有间隔。
数字下方还有一段含有动物的文字。
好像有了新的线索,可众人压根就搞不懂这“暗号”是什么意思。
于是,步美就问阿笠博士。
可阿笠博士也不知道。
“博士要是知道意思的话,估计早就去见她了。”光佑靠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真是丢脸…”阿笠博士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这件事他做的确实不对。
要是当年去问一下学校的话,或者知道“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哪里,那也不至于到现在这样。
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到百岁。
四十年的光阴,已经是绝大部分人的半生。
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年轻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候。
浪费了这段光阴,只为了和童年的那个他见上一面。
或许会有人觉得这很“傻”。
也会有人觉得这个故事很浪漫。
可若是想不起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在那儿,那就算用打听联系方式的方法联系上,这份浪漫也会被破坏。
这份跨越了四十年时间长河的等候,最好能以一个完美的句号收尾。
这是同样身为女生的小哀,心中所期望的。
让两人见面固然好,她今天也一定会让两人成功见面。
若是阿笠博士能想起来那个地方是哪里,那当然是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她会把木之下的联系方式告诉阿笠博士。
之前光佑有去看过那个木之下。
知道长相,要到联系方式并不难。
或者,光佑已经有木之下的联系方式,还有地址什么的。
她觉得光佑甚至会知道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在哪里。
这种感觉是没由来的。
想起以前光佑展现出来的“情报能力”,她就是觉得光佑知道。
只不过是为了这份等候的意义,一直没说而已。
时间就定在今天日落之前。
能想起来最好。
但如果想不起来,那她也就不得不用一些特殊方式,来让两人见面。
她和光佑是一样的。
想让这持续四十年的约定完美谢幕。
不过,她们也不会死心眼到不完美就干脆不见的地步。
并且这一切都有个前提。
说完刚才那些,小哀就又说道:
“不过,这一切都是假设她今天真的在那个地方等才会成立的事情。”
“最好的方法还是找到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光佑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步美附和道。
她说道:
“如果我知道我在等的那个人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会有些伤心的。”
自己所珍视的,对方却不在意。
强烈的落差感会让人很难受。
特别是对方已经等了整整四十年。
本来就强烈的落差感就会变得愈发强烈。
只是伤心、失望的话,那都算好的了。
“可这些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硬要让我想起来的话可能…有些勉强。”
话虽这么说,但阿笠博士还是用手捏着下巴,面露思索。
他也想快点想起来。
可都过去那么久,明信片上也只说是“充满回忆的地方”。
没有别的提示,他实在有些想不起来。
观察了下明信片后,柯南说道。
乘龍佳婿 府天
“其实还是有线索的。”
紧接着,柯南就把明信片贴邮票的那一面正对几人。
他指着写着阿笠博士名字下放的一排数字,说道:
“你们看,在博士名字下面不是有很多数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