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都市劍說-第1678節-懸崖讀書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看到老头子咬着牙,一副魔怔了的模样,宫崎次郎难免担心地劝道:“山田教授,您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
就怕这个老家伙油尽灯枯,前一秒还在努力往前走,下一秒当场成了佛。
如果不是山泉会内部没有多少专门研究南美土著文化的专家,否则也不会让年纪这么大的老人以身犯险。
在临行前,山田教授就已经与家人作了告别,做好了再也回不去的心理准备。
“八嘎,老朽就算是爬,也要爬到那里!”
山田教授一把推开试图拉住自己的宫崎次郎,依旧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他须发皆张,表情狰狞,为了心中的执念,几乎快要身化恶鬼。
不疯魔,不得活!
“没什么,我捎带他一程吧!”
李白信手一剑挥出。
剑气呼啸,一路摧枯拉朽,小半里地的通道瞬间被打通。
一棵高达三四十米的参天大树飞了起来,转眼间消失在尽头,一路坠向无尽的深渊,在十余秒后,才远远传来轰然的沉重撞击声。
让李白说中了,前方的确是卡卡雅部落与天下学院共同的藏身之地,形成于五亿年前的“陨石天坑”。
尽管还有其他的路或许可以顺利抵达天坑底部,但是眼前却是最近的路。
飞下悬崖峭壁的大树同样也是对卡卡雅部落与天下学院的警告,华夏来人已经到了,当缩头乌龟是没有出路的。
“……”
赵子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李白往回走几步,一手拉住山田教授,脚下轻蹬,两个人就像背后安装了火箭一般,倏忽间飞快远去,在几个起落之后,已然在百步开外。
这一幕可把宫崎次郎给吓得不轻,他哆嗦着看向赵子午,求证般问道:“呐,呐呢?他是妖怪吗?”
说好的奥林匹克田径运动呢?
您这不科学啊!
“大概是吧!”
赵子午茫然回应,他心里也没有答案。
猝不及防被带了装逼带了飞的山田教授吓得直闭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下方是近乎于垂直的峭壁,还有淡淡的水气飘浮在半空中,缓缓移动,不由自主的一阵眼晕,身子就要往前倾,然后一头扎进前方的深渊。
说时迟,那时快,当山田教授的脑袋已经探出悬崖的时候,一只手从他身后伸来,又给拽了回去。
“摔死了,死了……”
老家伙被吓了个魂不附体。
李白抱着大宝剑,淡淡地说道:“小心点儿!”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老头子。
“我们已经到了吗?”
山田教授好半天,一直到赵子午和宫崎次郎二人追上来,才好不容易把这口气喘匀,不过此前的惊吓让他依旧有些两眼发直,仍未完全回过神来。
“休息两小时,然后我们准备下去。”
李白看了一眼峭壁,垂直高度估摸着有两百多米的样子。
人要是掉下去,肯定是四分五裂了,根本不可能有个囫囵的模样。
“嗯,休息,休息!终于可以歇口气了。”
体力严重透支的山田教授如释重负的卸下大背包,躺了一会儿,转身扯开拉链,从里面掏摸了几下,用力拽出一件厚实的器材包。
里面是一台带有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看宽大厚重的机身,很显然是高档货。
刚才就在悬崖边,他看到了许多岩壁雕刻,有大有小,有精细有粗犷,有人像有野兽,更有神话传说中的存在。
作为专门研究南美洲土著文化的专家学者,自然见猎心喜,哪里肯轻易放过,登时原地满血复活,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那些自己看到的全部拍下来,以待将来继续细细研究。
“机皇?!”
赵子午嘴角扯了扯,随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位老教授是真壕,不说镜头,光是这台机身恐怕就得三十多万人民币,再加上一长一短的两只镜头,搞不好这么一包器材,价值上百万。
“是这个么?”
李白的心神投入储物纳戒,踅摸了一会儿,掏出一只包装盒,还是塑封的,没有拆过。
这还不是他买的,是清瑶妖女“刷你的卡”从淘宝上面撸的,也不知道是行货还是水货,反正不便宜。
要不是赵子午提及,差点儿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吃灰货。
“诶诶诶诶……”
赵子午整个人都快要不好了。
又一台机皇,原封货,还是PLUS版,比山田教授手上这台更贵。
真是……心有余而钱不足啊!
没人知道他喜欢玩照相机,可惜这玩意儿忒烧钱,穷三代可不止是说说的,一支好镜头甚至能抵得上一套房子。
“我还是喜欢手机,方便!”
李白掂了掂相机盒子,又丢回了储物纳戒,嫌太大,麻烦。
机皇什么的,他不懂,也不需要懂。
想要拍什么,拿出手机,咔嚓一下,蔡司认证的镜头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土豪,你的大腿还缺挂件儿吗?”
赵子午羡慕的卖着过时梗。
正在调试相机的山田教授恍若未闻,宫崎次脸再次一脸懵逼,又说汉语,你们能用英语吗?他完全听不懂啊!
“小赵,你用这个,负责警戒,我找找哪里可以挂绳子,可以下去。”
李白向赵子午丢去一台望远镜,当即在悬崖附近寻找了起来。
“好,好的!”
赵子午入手一沉。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都市劍說笔趣-第1678節-懸崖推薦
好家伙,这台比板砖还大还重的望远镜比方才的那台机皇更贵,一看就是用电的,还有多种模式,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哪怕狂风暴雨也依然可以使用,算得上是全天候的观察利器。
他找到了电源键,轻轻一按,信号灯微闪,有风扇声轻轻响起,然后将眼睛凑了上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视界迅速变得明亮而且清晰起来,同时出现了一些小数字,例如距离等参数,这台望远镜并不止有望远功能,还带投射肉眼不可见波长的激光束,专门给激光制导武器提供定位导引光斑。
悬崖边缘植被稀疏,视野极为开阔,举着望远镜刚往周围看了一会儿,赵子午猛然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有人!李白,有人在观察我们!”
军用望远镜相当给力,自动识别出了人体轮廓,第一时间用橙色线条描边标注出来,甚至还自动计算出有多少人。
他看到“陨石天坑”中央的那块巨岩顶端站着几个人,对方手上也拿着望远镜,正远远的看过来。
双方的视线恰好对了个正着。
当然了,对方手中的家伙要比赵子午手上这台军用望远镜简陋落后多了,只有普通的光学望远功能,像红外热成像,夜视什么的,一概没有,顶了天多几片光学镜片,倍焦大一些罢了,依旧脱离不出民用的范畴,顶多比玩具高级一点儿。
不过李白拿出的这台望远镜虽然功能强大,缺点也不是没有,首先重量不轻,有十来斤,一般人还真没有这个力气长时间举在手上,其次非常费电,每次充满电,最多只能持续使用两个小时,如果所有的功能全开,而且不断切换的话,顶了天只能用半小时。
“知道了!”
李白的声音远远传来,语气毫无波动,仿佛早有预料。
他们一行人早就惊动了这里的卡卡雅部落,如今正处于对方的密切监视中,一点儿都不奇怪。
“陨石天坑”边缘被卡卡雅人一代又一代的清理,像可供绳降拴系的地方并不多,需要细心寻找。
片刻之后,李白回来,说道:“已经找到地方了,把你们的绳子给我。”
每个人的背负里面都有一大捆登山索,串连起来足以顺利降落到天坑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