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線上看-285、背夫相伴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谢小青却道,“我知道的,你没明白。
你以为自己学的是横练功夫,就很了不起?
莫说你现在只是一个三品,将来即使是四品,又能如何?
蛮王和四大护法不提,只看到推古寺的背夫,千万不要尝试靠近。”
“什么是背夫?”
和尚忍不住问了一句。
谢小青道,“推古山崇山峻岭,即使是我这样的九品,也不能做到如履平地,亦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走,因为生怕随时喘不过来气,窒息而死。
但是背夫却可以在推古山上奔走如飞。
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不要让他们靠近你,他们的脑袋或者手,是真正的比铁还硬,说是铜皮铁骨也不为过。
如果他们到了大梁国,除非你入了五品,才有资格与他们一较高下。”
“谢谢姑娘提醒。”
和尚听了她前半句只觉得这背夫厉害无比,但是到后面听说只相当于五品,也就放下心来了。
三和官兵尚不必说,即使是民夫,也有不少六品!
眼看就要入秋,太阳落山的速度也愈发的快了。
坐在布政司衙门高堂之上的何吉祥颁布了一条又一条的命令后,以往繁华的金陵城,在十日后,慢慢有了一点往日的气象。
对金陵城的百姓来说,他们口中的“南蛮”远不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甚至好的不像话!
每天,金陵城的大街小巷都有官兵捕快清理垃圾、洒水净街,等着太阳露出头后,开始巡街。
但凡地痞无赖,见着他们无不望风而逃。
街面上,从来没有这般祥和过!
有些商户想按照惯例表达谢意,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全部被拒绝了!
而且他们还不敢硬塞,真逼急了,人家寒着脸拔刀!
吓人不吓人!
古往今来,他们就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有钱都送不出去?
真是天下奇闻了!
省钱原本是好事,却弄得许多人忐忑不安。
见着了公差都是小心翼翼。
所以,到后面公差上门说要交十几个铜板的垃圾清理费的时候,无不欣喜若狂。
行人熙熙攘攘,往来不断,断绝有些时日的商路再次恢复了。
渐渐地,金陵城居然呈现出了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城内恢复次序以后,三和的民夫终于被允许进城了。
但是,即使进城,还是得被限流。
每日只允许一千人,按照手牌出入,且不得违法乱纪。
其实就是装孙子。
只要与本地人发生了冲突,哪怕是自己有理,也得挨板子。
毕竟和王爷说了,要照顾一下吴州人,他们不熟稔律法的同时,自尊心也比较脆弱。
“真他娘的憋屈啊,”
伤势已经差不多,能行走自如的将屠户感慨道,“老子真想朝着那饭庄老板抽一耳刮子,居然敢黑老子的钱!
一盘子猪手十个铜板!
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他自己就是屠户,还有谁能比他更了解肉价?
猪肉荣道,“你我联手,把这金陵城的生全部收过来,看到时候谁敢嚣张。”
“跟你联手?”
将屠户冷哼道,“老子怕被你坑死。”
“我拿一千两,”
猪肉荣笑着道,“从明日开始安排伙计下乡与养猪户签契约,除了咱们,他们谁都不能卖!”
曾经一阶段,三和鼓励养殖牛、羊、猪等牲口,并且还给补贴,三和的肉禽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从供不应求慢慢变成了供大于需。
接着三和钱庄居然出台了所谓的肉类期货制度。
将屠户与猪肉荣从不懂到熟稔,整整用了一年多时间。
这个制度让他二人赚的盆满钵满。
之后,他们举一反三,开始了和王爷所谓的“定销一体”。
只要你养猪,我就提前给定金预定。
不管之后生猪价格涨还是跌,都是按照契约的价格收购。
反悔?
自然有衙门判定!
黑字白纸,还想抵赖嘛!
“下乡收?”
将屠户问道。
“自然!”
猪肉荣很肯定的道。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285、背夫看書
“那老子也拿一千两!”
将屠户咬牙道,“你他娘的要是坑老子,老子就跟你拼命!”
“爱干不干。”
猪肉荣冷哼一声,直接进了一家客栈,要了一间上房。
这些日子,风餐露宿,他哪怕再心疼钱,也想找一张松软床睡觉。
他刚进屋,将屠户就跟着进来了。
将屠户等小二上了茶后,咕噜噜的喝了好几碗,叹气道,“越来越凉了,真想回家。”
冷的他都不敢光膀子了。
这个时候,他就格外的怀念三和。
一年四季,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黎三娘和刘铎这样子的人赚到他的钱。
“这才哪跟哪,”
猪肉荣打着哈欠道,“过些日子,得穿袄子了。”
“那老子肯定得回去,老子熬不住。”
将屠户躺在横躺在床上,眼皮子已经打架了。
“苦不苦,想想你能挣多少银子吧。”
猪肉荣说完侧翻了下身子,呼呼睡去。
金陵城对林逸来说,完全也是一个崭新的环境。
虽然有些不适,但是他却很享受。
这里的人没有几个是认识他的,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提着鸟笼子到处溜达,真正的感受一下市井民俗。
“王爷,前面有个茶馆,要不要去歇脚?”
小喜子也做了训斥奴仆的打扮,跟在林逸的身后。
林逸提着鸟笼子有些累了,直接送到了小喜子的手里,背着手道,“这才走多远,金陵城大着呢,慢慢走就是了,着急个屁。”
“是。”
小喜子说着就趁着就瞧瞧的把鸟笼子放到了身后,自然有暗中的护卫把鸟笼子拿走。
林逸一边走一边左右看看,穿进一条巷子的时候,居然还有倚门卖笑人,他差点在冲动之下就进去扶贫了。
及至到了风水河上,看着络绎不绝的花船,他最终也没有登上去。
只听见有人吟唱道,“事纪金陵千古胜,名传天下万花魁。”
一群人说说笑笑登上了花船。
林逸感慨道,“大中午的也营业,真是很敬业啊。”
小喜子道,“王爷,要不咱们也进去喝杯茶?
小的这么大还没见识过呢,求王爷体恤小的,也去见识一下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