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t0z精彩都市小说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八百八十三章 熱鬧-3b6nq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谁能知道夏金桂竟然如此厚颜无耻,拉着贾琮就是一阵动手动脚。
君临城下
贾琮怒火渐升,将要发作,却见不远处又匆匆跑来了个丫鬟打扮的女子,她还未到进前便喊道:“奶奶,奶奶,薛蝌大爷来了……”
薛蝌来薛府,想必也是为了宝钗大婚的事情来的,可他还未至宝钗及薛姨妈处,却先去了夏金桂的住处,这是几个意思?
山寨太祖
众人听了这一声叫喊,登时彼此相互对视,满眼都是鄙夷。
一个小叔子,且还不是亲小叔子,一来了就往嫂子房里钻,且还不是亲嫂子,这位薛蝌大爷也算是个奇葩了。
众人心里都是如此作想,可旁边夏金桂却丝毫不以为意,只见她一听之下满脸都是笑意,双目中更是光彩连连,就如同捡到了什么宝贝一般,忙抽身就走,一行走一行还不忘回头笑嘻嘻说道:“好兄弟,你且忙着,等会子嫂嫂亲自下厨准备一桌子好菜好饭,给你接风洗尘,也算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礼了……”
一面说,她一面脚不着地般飞也似地去了,只留下一院子人瞠目结舌。
眼见那泼妇不一刻功夫就去得远了,紫娟头一个便皱眉喃喃自语道:“这算怎么一回子事情,那薛大爷瞧着倒是个极稳当的人,他怎么……”
她这一席话还未说完,旁边待书便鄙夷道:“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你没瞧见她那模样?又是那等泼辣大胆的作风,有几个男人能撑得住?”
余者闻言也都是纷纷小声儿议论了起来,贾琮却依旧是不肯相信。他是见过薛蝌的,那是极稳重有分寸的人,且听邢夫人说前几日将将把邢蚰烟说给了薛蝌,二人才定下了婚事,他怎么可能就和夏金桂搅在一起?
逆战之战廖咆哮 康东
这里正乱着呢,猛然就听大门外头一阵吵闹,随即就有人唤门,倒把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如今薛家也没什么小厮可用的,看门儿的却是一对年纪甚大的老夫妻,也是跟了薛家一辈子的老人了。
如今薛家败落不堪,家里的那些个老人都纷纷散去,就身边的丫鬟婆子小厮也都走得不剩几个,如今也都在夏金桂那边儿伺候。
这一对老夫妻也是感念当年薛家的救命之恩,这才一直留在薛家。
等那老者颤颤巍巍去才开了大门,却见十数人便一拥而入,几乎不曾把那老头儿撞了个跟头。
那老者登时心惊胆战,忙瞪着眼睛瞧去,却见那些个都是些十七八岁的精干小厮,才一进了院子,见了贾琮便忙都跪下问道:“小的们见过贾琮少爷……”
贾琮这里也迷惑呢,却听那小厮们便回道:“琮爷,我们是忠顺王府的,我们王爷一听爷有令,忙就命小的们过来帮忙来了……”
贾琮一听之下登时就是大喜,他将开口要称谢,忽然就听外头又有人叫门,大门方一打开,立刻便见许多小厮又涌了进来,见了贾琮慌忙就跪,只说是北京王府派来听令的。
贾琮见了更是欢喜,还来不及说话便见这些个小厮们纷纷就从外头车上搬下来许多的东西,什么红色的丝绸,什么大红的喜烛,更有人搬来许多大玻璃屏风………
只要是浮夸好看热闹的那些个器具,无一不见。
这些个小厮们又都是年轻利落得很,不多一时功夫就把个薛府打扮得流光溢彩,哪里还见一丝的衰败景象?
禦氣巔峰
这里众人正忙碌着收拾,外头却又来了许多人,赶着数匹高头大马,拉着华贵异常的马车,拉来的东西一件比一件奢华,一件比一件浮夸,瞧得贾琮都是目眩神迷。
原来这又是许多当朝重臣听说贾琮要借热闹,都纷纷前来溜须了……
灼華天下
一时间这小小的薛府登时热闹喧天,一时外头有人报说是某某王府派人来了,一时又听说是某某将军府派人来了……喝报声此起彼伏,就连贾琮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都是谁家来了,又搬来了多少东西。
这一下子薛家彻底翻了天一样,到处都是人来人往,那华贵异常,平日里恐怕就是顶富贵的人家都少见的丝绸布料竟然如同最不值钱的东西一般,把个薛家都盖得满满当当,地上的大红毡子也不知铺了几层厚,人走在上头软绵绵的,几乎是连站都站不稳,如在云端一般。
贾琮这里忍不住就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有如此大的号召力,那还不如当初就只偷偷回家里库房去拿些个东西过来。如今这场面实在是有些失控了……
他正暗自后悔呢,猛然就听外头有人高声喝道:“东宫太子驾到!”
这一声高喝之色才落,院子里喧天的吵闹声戛然而止,院子里立刻就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贾琮更是一阵讶异:
这东宫的人是不是脑子坏了?
还是太过嚣张了?
虽说薛家如今在外城居住,离着皇宫内城还十万八千里呢,可这毕竟也是京城,也是天子脚下,他们就敢如此明晃晃把太子两个字抬出来?
新皇在位并不曾立太子,哪里来的太子?
贾琮登时脸就黑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见一众太监打扮的人涌了进来,规规矩矩站在两旁,各个俯首帖耳要迎接主子进院。
贾琮当即便高声喝骂道:“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他话音未落,立即便有人朗声笑道:“琮兄弟,是我啊,故人一别,难道就不认得了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话音中,只见一位身着明黄色太子服的男子款款而入,看那气派可着实是大得很。
謀天毒妃 若煙
我的合租美女总裁 薯条
众太监一听忙都跪下喝道:“恭迎太子……”
喝声未罢,贾琮早就黑着脸叫道:“太子?哪里来的太子,我竟然从未听说过,你们好大的胆子,什么话都敢乱说,都给我滚出去!”
他这一声大骂声将落,众人登时都是一愣。
东宫与西宫并立,这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先皇驾崩前曾留过遗诏,东宫西宫并立,各自为政。因此细究起来,人家东宫太子也不算是逾越了规矩。
且这东宫太子的称呼,天下人也不是叫了一天两天了,也恐怕直到今日,贾琮是第一个敢骂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