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554優秀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玉石俱焚!看書-l5th3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薛神医的口吻中,是带有怨气的。
楚中堂甚至能听到愤怒的意味。
他拍掉肩膀上的灰尘,目光平静而淡然地说道:“你和我发脾气没有用。你真想改变什么,去找萧如是。我可以把她那座大庄园的定位发给你。”
薛神医表情忽明忽暗,沉声说道:“说到底,不管你和楚云有没有血缘关系。他一直把你视作亲二叔。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受难,而无动于衷?”
“我说了。”楚中堂说道。“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萧如是。你改变不了什么,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你如果想改变,找萧如是去谈。”
顿了顿,楚中堂又道:“如果你敢的话。”
薛神医闷哼一声。
连楚中堂都不敢,他凭什么敢?
楚中堂好歹还是现在的楚家家主。
他薛神医又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和楚家有些交情的外人罢了。
“他伤势极重。即便武道境界有所提高,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也是无法挽回的。”薛神医说道。“而且你别忘了。像楚云这样的武道强者,他的心境虽然坚定,沉稳,却并不代表,他能够永远地打胜仗。更不代表,他不会第二次入魔。”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武道强者入魔一次之后,就有免疫力,就不会第二次入魔。”薛神医一字一顿地说道。“上一次,楚云就险些没有走出来。你不怕他再来一次?”
楚中堂面无表情地点了一支烟,薄唇微张道:“我把他当亲侄子看待。你所有的担心,我也有。但他终究是萧如是的儿子。我改变不了什么。”
“那萧如是难道就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儿子?”薛神医不快地说道。
殘肢令 陳青雲
“她或许更在意我死去的大哥。”楚中堂极为诛心地说道。
薛神医闻言,彻底陷入了沉默。
若楚中堂这番言论属实。
那薛神医也就无话可说了。
当年。
他俩的结合,是许多人都不看好的。甚至遭受了楚家老太爷的极力反对。
可为了与萧如是在一起,楚殇离家出走,甚至一度与楚家脱离关系。
夫妻二人的感情,是极好的。
也是经得起考验的。
过去的这三十多年,谁能说萧如是对楚殇的感情寡淡了呢?
“好好照顾楚云。”楚中堂面色凝重道。“他的路还很长。需要一副好身体。”
“用不着你叮嘱我。”薛神医皱眉道。“我定会全力以赴,让他恢复如初。”
……
深夜。
某会所内。
林万里的心情万分沮丧,也极其震撼。
他无法想象,楚云竟能熬得过今晚的猎杀。
古堡强者倾巢出动,竟也拿不下他?
甚至就连传奇强者肖童,也当场战死?
起初,洪十三是没出手的。
直至楚云打到没力气了,精疲力尽了。洪十三才出手。
而且是虐杀了肖童!
谁能保证,肖童在巅峰状态之下,就一定能够打败洪十三?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晚所为的完美猎杀之局,根本就是楚云主动走进来的。
如果他不想进这个杀局,他甚至不需要付出太多代价,就可以轻易碾碎!
扑哧。
林万里点了一支烟,目光凝重地看了一眼官世恒。
“我们失败了。”林万里说道。
官世恒的情绪同样低落。
但他只是摇摇头,平淡地说道:“不。是你失败了。”
林万里闻言,内心一寒。
“之前我们谈好了。你成功猎杀楚云,官家替你重振林家。但现在,你失败了。交易取消。你去找其他人重振林家吧。”官世恒口吻平静地说道。“官家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我已经努力了。”林万里缓缓说道。“也付出了。”
“我知道。”官世恒淡淡点头。说道。“我相信你用尽了全力。但很显然,即便你使出吃奶的力气,你也斗不过楚云。”
“如此。你更不值得我投资太多。”官世恒说道。“林老板,坦白说,你让我很失望。”
“所以,你打算背信弃义?”林万里质问道。
“只是做更符合官家利益的事儿。”官世恒淡淡说道。
冷王追妻:廢材三小姐
“但你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林万里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妳又不是我的誰 壹半浮生
“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官世恒毫无感情地说道。
林万里陷入了沉默。
他的表情,复杂极了。
也矛盾极了。
良久之后,他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抬眸看了官世恒一眼道:“官大少。你知道我为了重振林家,究竟付出了多少吗?”
“我说了。与我无关。”官世恒淡淡说道。
“但今晚,与你有关。”
林万里说话间。
房内出现了好几道身影。
身影漆黑,充满冷冽之气。
他们那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官世恒。浑身冒出危险气息。
“怎么,你要在这儿动我?”官世恒丝毫不乱。
他也不相信林万里敢这么做。
他是官家之后。
元末飛仙
是官家未来的继承人。
如果说楚云敢动他,官世恒还会有所警惕。
但林万里。
借他几个狗胆,他也不敢。
“我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念想。”林万里平静地说道。“你若想要反悔,那我们一起死。”
“我烂命一条,死不足惜。”林万里目光平静地说道。“不如你打给官惊雷问问。他介不介意你陪我一起死。”
官世恒陷入了沉默。
無屬性 三寸光陰壹
他看出了林万里的态度和倔强。
他没跟自己开玩笑,也不是故意恐吓自己。
他很认真。
甚至已经决定好了。
要么,官家帮他。
要吗,他拉着自己一起死。
“你靠威胁我父亲重振林家。你确定这样的林家,能在燕京城站稳脚跟?”官世恒冷冷说道。“林万里,你是聪明人。我不觉得你会做如此愚蠢的事儿。”
“我如果聪明,就会料到你会反悔。但我没有料到。或者说——”林万里冷冷说道。“我愚蠢地相信你不会出尔反尔。”
官世恒也很干脆。
在得到林万里这样的答案,他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是拿出手机,在林万里面前比划了一下。
“一旦我打通父亲的电话。”林万里淡淡说道。“你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打。”
林万里薄唇微张。面无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