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七百二十三章:聯誼舞會展示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最后,许慕光敲定了招生数量。
防止托关系的太多,他还建议留些余地。
这一届“全力职中”招收本地不限城镇、农村户口的学生一千二百,在临近县市招生五百,全部是农村户口,总数最多不超过两千。
留三百名额的余地而已,目的是方便关系户,黄瀚没说什么。
其实“全力职中”招收的初中毕业生都是增量,根本不是挤掉了谁的学习机会,留给关系户子女名额无伤大雅。
今年的招生计划增加了双倍都不止,肯定要增加专业,多开几个特色班。
有些班的费用用不着“全力企业”出,比如学服装设计的,“全力企业”出钱岂不是冤大头?
这钱肯定是“华美风”负责,培养挖掘机驾驶员、打桩机操作工和修理工,当然是给用人的建筑公司定点培养。
反正掌握一条,能收到其他单位的学费尽可能收,实在收不着也不强求。
办这样的学校本就是为了做好事不是为了赚取利润,让初中毕业生拥有一技之长是主要目的。
接下来的几天,不仅仅钱爱国经常被人找,连成文阁、张春梅等等都免不了。
中国特色,为了子女,家长都是不遗余力,“全力职中”这么好,当然是考不上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最好去处。
既然大家都认为“全力职中”最好,竞争当然激烈,找熟人帮忙必不可少。
同学们,特别是学习小组同学们的面子肯定给,一般情况下黄瀚都不亲自看。
表态谁介绍的学生谁为这个学生负责。
这也是因为黄瀚相信张春梅、成文阁等等的人品,让他们自己做主帮还是不帮。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成文阁早就是成年人、张春梅等等也快满十八岁,都应该适应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人。
黄瀚渐渐地尝试在没有方向性错误的情况下,不替他们判断。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请张春梅等等帮忙的,基本上没有不三不四的人,子女是不是小混混一眼就能看得出。
其实黄瀚知道人是可以改变的,十五六岁的少年更加容易改变。
即便有少量以前混过社会的少年被录取了,在“全力职中”的严格管理下,在良好的氛围中,这些少年肯定随大流。
况且黄瀚信任四叔黄道涵,有这种铁面无私的教导处主任,校风肯定越来越好。
这不是盲目自信,而是因为黄瀚了解黄道涵的人品,原本轨迹的黄道涵就是一个谨小慎微极度自律的人。
当教导处主任不是带班教学,只要认真负责,做得到细致观察,再做得到公平,绝对差不了。
八月底的周末,三水市果然在市政府大礼堂举办了茶话、联谊舞会。
秦昆仑、宋解放等等当然邀请黄瀚团队去捧场,开始时间安排在下午六点钟,计划晚上十一点半结束。
模式依旧是供应茶水、饮料、果汁、简餐、啤酒,还是隔十几分钟来几支舞曲。
三水市的正科级以上干部、企业负责人和合资公司的董事长、董事、高管纷至沓来。
都知道这种联谊舞会是个互相交流的好机会,只要是没有出差在三水市的局长、书记、厂长、经理,一个都不缺。
捍卫者之战甲雄师 伏帝
说错了,几十个人的小厂,效益上不得台面的皮包公司经理肯定收不到市政府的邀请函。
不是市领导厚此薄彼,而是必须控制人数,来者不拒岂不是会把市政府已经用了二十几年的旧礼堂挤爆?
黄道舟是和张芳芬、小颦一起来的。
如今的黄道舟级别最高,但是他依旧保持低调,跟市里的领导们谈笑风生打成一片。
张芳芬也有自己的圈子,不仅仅有王慧、陆惠、宋丹华、张霞、杨顺红、沙少琴、聂淑宁、宋春华等等女干部一起聊,还有商贾太太团主动来献殷勤。
嫡女荣华
黄瀚依旧是难得跳舞,因为总会有不少企业领导,合资公司董事、高管特意找他谈天说地。
七点半钟左右,联谊舞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自然而然形成了多个圈子。
黄道舟、秦昆仑、宋解放、许慕光等等处级、副处级领导相谈甚欢,这个圈子一直保持十几个人在聊。
陈义华出差了,又是去了苏联,物资局钱谱义、刘启全等等一共二十几个,其中有一半是退伍兵,都跟着去了。
这一回准备多换一些老毛子的打桩机,前年、去年换回来的打桩机中,有六台“自强服务公司”一直在用,很耐用,维修容易,黄进很喜欢。
他在请秦昆仑和陈义华以及钱谱义等等喝酒时,特意谈了打桩机的事儿,建议想方设法往国内搞,多多益善。
“自强建筑公司”今年吃下二十台都没问题,仅仅是三水市的建筑公司,就能消化至少一百台。
三水市物资局这几年跟建筑公司搞配套,越做越好,出租钢模板、建筑机械,为小建筑公司提供了方便。
建材公司生产建筑预制件的下属厂生产的水泥桩产销两旺,由于质量过硬,在江浙沪地区赫赫有名,是“自强建筑公司”定点采购单位。
三水市物资局跟建筑公司互利互惠、合作共赢,提现出良好的效益。
为秦昆仑、陈义华这两位曾经担任过物资局一把手的市领导增光添彩不少。
老毛子不行了,经济在开倒车,这几年根本不可能进行大基建,以前大量使用的打桩机绝大多数是闲置状态。
陈义华经验丰富,认为这个易货项目有搞头,亲自带队去了,与此同时运送副食品的货船也上了路。
还有几个市领导也出差了,有两个是常委。
因此黄道舟、秦昆仑等等的这个圈子里不满员,级别不够的又凑不上。
最大的圈子反而是以张芳芬为首的妇女,应该是这种场合更加受到女同志的欢迎,她们看上去都很开心。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女人总是不缺话题,谈工作、谈老公、谈物价、谈衣服的款式,谈去哪儿玩过等等,不一而足。
主动找黄瀚聊的人最多,绝大多数是企业领导、合资公司的老板、懂事或者高管,而且没有人聊八卦,都是谈论些有意义的话题。
谈物价、谈国际形势、谈经济走向,谈苏联的没落,谈三水市的勃勃生机……
跟孔老板谈着、谈着,无意中就聊到了台湾股市。
黄瀚不知道台湾股市有没有遭遇暴跌,因为安俊祥没有跟黄瀚通电话。
他是不是打电话给邱老师了,黄瀚也没特意去问过。
聊天时谈到了股票,黄瀚特意问了问台湾股市当下的行情。
孔老板很奇怪,问道:“大陆根本没有股票交易所。你怎么忽然间对股票感兴趣了?难道是想让我替你在台湾办理入市的户头?”
“不是我想炒股票,而是邱老师的爱人回了台湾,他准备抛股票、卖房子凑出资本来三水市投资一家法兰厂。
所以我才想问问当下台湾的股市行情。”
“哦!难怪。我认为这个时候卖股票、卖房子划不来呀!”
“何以见得?”
“台湾股市在去年遭遇重创后渐渐地企稳上行,离前期高点已经不远了。
房价也一直在涨。这个时候卖会损失不少呢!”
黄瀚见周围还有人等着聊说话不方便,道:“里面太闷了,我俩出去走一走呗!”
孔老板心领神会,道:“好的,我们去外面吹吹自然风。”
俩人出了大礼堂,往大观园方向走去,黄瀚问道:“你手里有股票吗?”
“有一些,不是很多。”
“不是很多是多少?价值以美元计有一百万吗?”
孔老板知道黄瀚家的实力,没有忌讳黄瀚刨根问底,道:“大概值二百多万美金的样子。”
“你信任我吗?”
“如果我在三水市还有信得过的人,第一应该是你,第二就是钱市长了。”
歲月 是 朵 兩 生花
孔老板这话不假,他是第一个来三水市搞合资的台商,获得了钱国栋和黄瀚的不少帮助,这几年资本至少翻了三四倍。
他当然跟黄瀚和钱国栋建立了最基本的信任度。
“你在这里能够根据你的意愿遥控股票交易吗?”
“肯定能,我可以事先打电话通知我的代理人,指令他卖出或者买进哪支股票。”
“那你明天通知你的代理人,把你账户上的股票在一开盘时全部卖出。”
“为什么?现在的行情不错呢!”
“相信我,你肯定能够获得惊喜!”
“难道你预判台湾股市会跌?”
“具体时间说不准,但是能够判断会遭遇一次你想象不出的暴跌,你不要问太多,我的预感有的时候没法解释。”
“我知道你的神奇,也相信你,可是……”
“别可是了,要不然这样,我们来个赌约,你抛出股票后这段时间不要入市,耐心等待暴跌,以一年为限,如果等不着,你损失多少我陪给你多少!”
原本孔老板还迟疑不定,听到黄瀚说出包赔损失,他笑了。
因为黄瀚承诺包赔损失已经不止一次,事实证明相信了黄瀚的人都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他就是因为黄瀚黄瀚,主动拿钱入股“家园集团”,事实证明这个投资今年就能翻倍。
他道:“这是哪里话,你和我是朋友,又没有利益纠葛,你建议我抛空股票肯定是一番好意,如果事与愿违,我损失得起,怎么好意思要你赔!”
“是啊!我们算得上是忘年交,我绝无可能做损人不利己的龌龊事。
真是预感到了台湾股市会遭遇暴跌,才建议你把股票卖掉一两年内都别玩儿。”
“好,我听你的,星期一全部卖空!”
“这就对了,还有啊!资本市场遭受重创会影响到实体经济,肯定会影响房价。”
“我明白了,也得把手上多余的房子卖掉!”
“哈哈……,厉害,一点就透。”
孔老板很诚恳道:“你给我分析分析,大陆的经济形势以后会如何发展?”
“好!持续向好,也会出现小波折,但是无伤大雅,会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至少三十几年。”
“我卖光股票和投资性的房产,应该能够凑出四五百万美金,能不能全部押宝在大陆啊?”
“能!肯定能,我能保证今后的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全世界第一。
你可以采购先进的设备扩张‘阳光集团’或者你投资的‘向华精锻齿轮厂’。”
“行!我绝大多数时间待在三水市,台湾太远了,那一边的产业管不着,干脆把台湾的工厂也卖了,集中力量办好‘阳光集团’和‘向华精锻齿轮厂’。”
“你的选择很正确,台湾毕竟是个弹丸之地,大陆何其大也,发展十几二十年,仅仅是大陆市场,就能够抵得上整个欧洲。”
“我亲眼看到了三水市的发展,对大陆的未来充满信心。
我觉得大陆的汽车工业总得发展起来,以后对汽车配件的需求会很大。”
怪不得孔老板能越做越大,他的眼光真不错,此时瞄准汽配产业链投资,恰是时候。
黄瀚毫不犹豫道:“你的判断是对的,未来中国的汽车需求量得以亿计。
国内当下就有几家合资的大型汽车公司,以后还会更多,产业链会在三五年内形成。”
“我准备投资一家汽配厂你觉得怎么样?”
“大陆将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新市场,此时投资肯定是先行一步,只要做得到技术不落伍,就是领先一步,成功率九成九。”
俩人可聊的话题很多,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没了,大概在接近十一点的时候才回到市政府大礼堂。
萧蔷眼尖,立刻发现黄瀚回来了,马上跑过来抱怨道:
“黄瀚,你没意思呀!整个晚上都没怎么见到你,你还答应和我跳快三呢,哼!说话不算话。”
孔老板笑了,道:“你快去跳舞吧!同学们都不乐意了。”
此时正好开始放快三舞曲,也不知道是不是萧蔷跟放曲子的年轻办事员说好了的。
然后萧蔷就拉着黄瀚滑入舞池,刘小明气坏了,道:“不是说好了跟我跳这一曲么?”
“哈哈……,黄瀚比你跳得好!”萧蔷好不容易逮到了黄瀚,貌似很得意。
刘小明扮可怜,道:“我的自尊心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