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逍遙小地主 起點-第五百四十三章 志在四方 (第十更)推薦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当家的,准备吃饭了。”
魏无病家的院子里挂上了一盏气死风灯,魏长征应了一声,招呼了宗时计:“时计,快来坐。”
宗时计走了过去,坐在了魏长征的下手,笑道:“伯父,香寒去哪里了?”
“她呀,恐怕又是去看热闹了……这孩子野得很,我担心你父亲会有意见。”说着魏长征提起酒壶就要给宗时计倒酒,宗时计这小子倒是灵光,一把抢了过来,规矩的给魏长征倒了一杯,笑道:“香寒妹妹自幼习武,和我这种穷酸秀才肯定是不一样的,至于家父,家父而今虽然当了个县令,可家父并没有门第之见,再说以前咱们两家可是睦邻,说来小侄和香寒妹妹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呸……!”魏无病走了过来,坐在了宗时计旁边,笑道:“你这书生倒是脸皮儿厚,你就不怕以后被我那妹妹给打得跪地求饶?”
宗时计嘿嘿一笑,“能够被香寒妹妹打,那是我的福气!”
魏无病顿时瞪大了眼看着宗时计……“你、文人的骨气呢?不过我就喜欢你小子脸皮厚,脸皮厚的人不吃亏。”
魏李氏端来了五个菜,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也笑道:“而今你可是县令的儿子,咱们家那野丫头,可真不懂得大家人户的规矩,你呀,还是再想想。”
“伯母,不瞒您说,我从十六岁就想着香寒妹妹了,而今已想了足足三年,香寒妹妹也张大了,我可是始终如一的。”
这话音尚未落地,天上就掉下了一个人儿,“噗”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你这人,忒不要脸,居然偷偷的想了我三年!”
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身长高挑,容貌儿俊美,绑着一条长辫子,穿着一身短打劲装,整个人干净利落。
她坐在了桌子前,咬着嘴唇瞪了宗时计一眼,看向了父亲魏长征,说道:“外面那军伍拔营了,是在等人,女儿瞧见了,又来了三个人。”
“他们去往了哪里?”
“进山了,恐怕也是去打仗的……爹,会不会是西部边军反了?”
“别瞎讲,西部边军是陛下的军队,怎可能反了?”
“可女儿今儿个在褒城就听说是西部边军反了,不然南部边军怎么会跑这么远过来?”
魏无病抬头看了看妹妹,“你跑褒城去干啥?”
魏香寒脸儿微红,瞪了宗时计一眼,“本想去看看这书呆子的,没料到他却跑这儿来了……喂喂呆子,我还听到一个消息,说陛下开了恩科,五月初三考试,为小官大人那沃丰道选人才,你不是常说诗书满腹有济世之才么?怎么不去试试?”
宗时计的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的甜,他耸了耸肩,“这不急,等秋闱呗,秋闱我带你去金陵。”
魏香寒嘟着嘴儿瞪了他一眼:“你怕是没那胆子……”说着这话她转头看向了父亲魏长征,又道:“那三人就是从金陵来的,人家只用了七天就赶到了这里!”
魏长征一听,那双浓眉微微皱了一下,他端起酒来喝了一口,问道:“你说他们是从金陵来的?”
“当然,那些人很是和气,镇子上许多人都去看过了。不过刚来的那个年轻人挺、挺那啥、怎么说呢,反正看起来很累,但精神头儿不错,就是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那种压迫感。他说这镇子上所有的人都得撤离,得去梁州,说大致明儿县令……就是你爹,会派人来告诉我们。”
“不会吧……”魏无病张大了嘴巴,“有这么严重?”
魏长征面色严肃,说道:“如此看来,倒真有可能是西部边军反了。无病,呆会你去通知一下大家,明儿入山之事暂时取消,叫大家收拾收拾,如果真像那少年所见,我们就得快走。”
“南部边军不是进去了十几万大军么?”
“可西部边军有足足三十万!”
宗时计看向了魏香寒,“香寒妹妹,刚才那一支队伍,有没有说是哪里的?”
“哦,对了,我有听见那年轻将军对刚来的那年轻贵人说……说神剑第三旅全体,向傅大人敬礼。他们那礼挺神奇的,那支队伍看起来有些不一……哥,你怎么了?”
魏无病此刻跳了起来,“你说什么?神剑第三旅?傅大人?”
“对啊,他们是这么说的。”
魏无病激动得满脸通红,他狠狠的拽紧了拳头,“神剑,是神剑特种部队,他们来了!那位傅大人,一定就是傅小官小官大人,傅爵爷!我要去追他们!”
说着他就跑去拿上了他的弓箭还有一把开山斧头,魏香寒愕然的看着她哥,“喂喂喂……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冲动呢?你还有三个月就要成亲了!”
魏无病背好了弓收好了开山斧头嘿嘿一笑:“我这就去给娟儿说一声,她一定会支持我的。”
“等等!”
魏长征发话了,“过来!”
魏无病忐忑的走到了父亲的身前,深怕父亲阻止。
魏长征倒满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魏无病,转头对他的妻子说道:“去取一块腌肉,熊脯子的那一块……”
魏李氏神色低落的转身去了厨房,魏长征这才看着魏无病说道:“既然想去神剑,那就需要极强的本事。为父希望你能够成为神剑的一员……祝你如愿!”
“多谢父亲!”
魏无病举杯和父亲干了一杯酒,接过魏李氏递来的布袋,笑嘻嘻的说道:“娘,儿会给你挣一个将军回来!”
“娘不要什么将军,娘只要你平安归来!”
“好咧,爹娘,你们保重,我走了!”
……
魏无病踏出了院子的门,没有回头。
魏李氏神色萧瑟,看了看丈夫,“咱们就这一个儿子,还没有抱上孙子。”
魏长征拍了拍妻子的手,裂开嘴笑道:“好男儿当保家卫国,志在四方!”
“可我怕啊!”
“别怕,那些军士们,谁不是娘心头的肉呢。”
魂梦归处
宗时计很是心虚的看了看魏香寒,嘀咕了一句:“其实……我也想去。”
“你去干啥?”
“我饱读诗书,军略也涉猎众多,可以给小官大人当个军师啊!”
“拉倒吧你,还军师,你追得上他们不?”
宗时计顿时哑火,一声叹息,“难不成当真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也是好男儿啊,我也要志在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