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825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864章 不定閲讀-637or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女人感知到有人从身后接近,也不惊讶,优雅的转过身,一汪春水般的眼睛瞧了过来,还是不开口,
娄小乙就有些小尴尬,实话实说,虽然两人之间有过肌肤之亲,但严格说来,他那是诱修!
“冰姐,你怎么来了?”
夏冰姬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打量了他一番,“我不能来?”
婚长地久,老公好坏好坏哒!
娄小乙就更尴尬,“能来能来!如果不是怕你生气,我其实应该早早过去看你的!”
夏冰姬就问,“我为什么生气?”
这话就没法答了!难道说是趁人家年少无知时就连哄带骗的上了手?没法说!
他们两个的关系是真的很难堪!在铁锈小陆的那一年,从如鱼得水,到劳燕分飞;记忆的恢复对正常人来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好事,对他们两人却是尴尬的不能再尴尬的难堪!
其实娄小乙倒不是太难堪,哪块田地不能播种?只要是尽了春耕的义务,浇了别人家的田,浇了也就浇了……问题是这片田可能会有些想法,人家没准是准备一辈子自然生长的,与天地同存,却没成想被某个勤劳的农夫……
他一直就很想搞清楚这女子的真正的心思!
有心思,大家就把铺盖卷一裹,搬到一堆;没那意思的话,就不要没事凑到入家眼前惹人讨厌,又勾起那段不堪的回忆!
那么现在这人来了,难道是想搬铺盖卷了?好像没这道理?还有什么原因?
关键是,这女子一贯冷静从容,理智分寸的言谈,有了一丝变化?变的有点像尹雅了?
是好事?脸皮薄?抹不过面子?需要他先开口?
他没心理负担,没什么是他说不出口的!
慢慢踱过去,露出自以为最温暖的笑容,因为太想逼真了,所以反倒是颊肉有些抽搐……
缓缓的伸出手,握向女子的柔夷,“冰姐,过去的事……”
夏冰姬却是闪电般的往后一退,面露警惕,“没有过去!你,你放尊重点……另外,你能不能别这么笑?渗人!”
娄小乙长出一口气,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变得都不像自己了?不就是种错了田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要么继续错种下去,要么就让她荒芜下去,多大个事,至于这么小心翼翼的?
双子之裔 邃羽玄芒
摇摇头,终于恢复了自我,“冰姐这是来看我的么?我现在已经是一陆之主,就差后宫空虚,东南西北宫已建,春夏秋冬宫还在筹划,不过有宫无人,东宫还差个正宫娘娘,就不如冰姐来替我操持内宫?”
夏冰姬总算是听的正常了,她自己也是奇怪,这东西好好说话时就感觉浑身鸡皮疙瘩立起,偏偏说些疯话胡话骚话时,倒觉得听的舒服,这是怎么了?作下毛病了?
“哦?不知尹雅放在哪个宫?”
娄小乙坏笑,不过看在夏冰姬的眼中,比他温柔的笑要耐看太多,
“那小丫头,还什么宫?当个陪房丫头就好,专门侍候你!”
夏冰姬就指指他,“你这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回給尹雅的!我这次来,不为私事,就只论公,想问问你这摇影宫中,还有什么需要的?黄庭道教山门内没有剑修,派不出人来,就只有在资源上稍微出一点点力了……”
衍天册 吞梦
娄小乙失笑,“哦?我这摇影剑宫现在已经变成对抗佛门的前线了么?逍遥游帮我还情有可原,你黄庭道教也出手就透着稀奇,是不是接下来还有其它道家上门来我这里送温暖?真若这样,我可要好好思量思量,都是上门,我这如果要的少了,岂不是打上门的脸么?”
夏冰姬终于恢复了她的清冷,“我只负责传达,不负责定夺,不过你们若有什么需求,尽可提出来,黄庭会尽量满足你们,只要不太过份!”
娄小乙有些失望,“真的一点私谊不论?好歹我们还是一起共同战斗过的,生死与共的战友!不进来喝杯茶么?”
夏冰姬冷静道:“在元婴和真君层面,黄庭会尽量帮你们抗下可能的恶意,但在金丹层面,就只能你们自己解决……”
娄小乙好奇,“不是有五百年的缓冲期么?怎么,这是佛门打算不认账了?”
夏冰姬哂道:“他们怎么敢不认账?不过那指的是在摇影小陆,在其它小陆可没有这样的规矩!你们剑修是耐得住性子的?还能一修五百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娄小乙明白了,这是在提醒他,如果出了摇影小陆,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和陷阱。
“明白,多谢提醒!我一只耳能让他们在天地棋盘吃瘪,换成真实世界,他们更得吃不了兜着走!”
夏冰姬没再往下劝,说起战斗,阴人,她拍马也赶不上眼前这个阴险的家伙,不仅是现在金丹境界了在阴人,就是记忆倒退回感气前的青涩年代,他一样在阴人!这是个从小就冒坏水的家伙,偏偏还冒得她没脾气……
“尹雅自从在红丘回返后,因为动用了她也不熟悉的力量,所以受伤颇重,一直在黄庭养伤,同时也被变相的禁足,她让我转告你,让你得空就去看看她……”
墨海無涯 別叫我葉子
娄小乙就很奇怪,“怎么会受伤?她那能力不是她家老祖赐与她的么?难道是没练明白?或者是那个元婴在她离开时动了手脚?”
天才少女玩转皇家贵族学园 寂·夜月之雨
夏冰姬就叹了口气,“她老祖給她的器物没问题!她自己使用也没问题!但如果想超出自己的能力把三个人都带走那就一定会有问题!她就是这么受的伤,还是极不易回复的血脉之伤!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也没完好!”
娄小乙就有些挠头,小丫头心眼是好的,就是有些不自量力,不过对于要不要去看她,他是很犹豫的,因为明摆着,尹雅是个比夏冰姬还要麻烦的角色,沾上了她,可能就要沾上他很不愿意沾的东西,比如,来自某位真君的注视,他现在可不经看,更不经查!
夏冰姬从戒中掏出一只玉匣,递給了他,“这是你的东西,现在完璧归赵!”
娄小乙叹了口气,他早在看到这女子时就感觉到了这股气息,熟悉的气息,
轻轻打开玉匣,一股锐光瞬间飞出,没入他的颅顶……